遇对赌危机,欲卖身A股一年而不得,这家新三板公司还能怎么办?|新三板报(官网)
当前位置: > 三板动态 > 遇对赌危机,欲卖身A股一年而不得,这家新三板公司还能怎么办?

遇对赌危机,欲卖身A股一年而不得,这家新三板公司还能怎么办?

时间:2017-12-14        来源:透视新三板

最近,小编发现,有这样一家新三板公司,一年前就说要卖给A股,但却迟迟不能成行,这背后的故事,且听小编细细说给你听。

80后新三板少帅

在华阳密封尚未挂牌前,公司原董事长名叫郑雅仙,与总经理韩瑞是公司的创业元老。两人一起于2002年开始策划并筹备公司的创办事宜。

2013年底,公司原董事长及实控人郑雅仙因病去世,根据其遗嘱安排,郑雅仙持有的公司股份大部分由其子梁玉韬继承,韩瑞则作为其一致行动人。这也就有了如今梁玉韬和韩瑞共同接管公司的局面。

当时,梁玉韬持有华阳密封2232.06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53.67%;韩瑞持有公司25.21%的股份,二人为公司共同实际控制人。

梁玉韬出于1989年,他正式接过华阳密封这面大旗的时,也不过25岁,堪称新三板的少帅。

业绩大坡度下滑,诉讼缠身麻烦不断...

2014年8月,华阳密封挂牌,正赶上新三板做市制度推出。而在做市制度实施近两月后,华阳密封于2014年10月22日开始采取做市转让方式。

同年12月,华阳密封启动了挂牌以来的首轮定增,拟发行价每股12元,发行股份441万股,之后成功募得资金5292万元。

华阳密封在这位年轻的少帅掌控下,一切都似乎在合理地运作着。

但很快,剧情发生了些许变化。

2016年4月1日,华阳密封公告,因实际控制人梁玉韬的配偶马海霞、舅舅郑恩斌,上述二人合计占用公司资金2669.3万元,公司被证监会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2017年5月27日,因被诉尚欠542.10万元工程款,华阳密封银行账户被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冻结;

6月21日,华阳密封公告,在首次定增过程中公司存在取得股份登记函前使用募集资金的行为,股转公司对其采取自律监管措施;

6月23日,由于未按期披露2016年度报告,股转公司对华阳密封及公司董事长、董秘出具警示函。

而2016年则直接亏损4842万元,来了个360度大反转。对此,华阳密封的解释是:主要受原油价格持续下跌与需求下降双重影响,由此导致为其提供装备的主机制造行业订单与效益持续下降。

2017年11月29日,华阳密封的主办券商东北证券公告,华阳密封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涉及仲裁,请投资者注意风险。

实控人对赌风险爆发,找上市公司接盘可解?

事情是酱紫的。早在2014年3月31日,玺萌融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与华阳密封实际控制人梁玉韬、韩瑞签署了《增资协议书之补充协议》,约定履行股份回购义务,但实际控制人梁玉韬、韩瑞未依约回购相应股份,也未向玺萌融投资支付回购款。

2016年11月,玺萌融投资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交了仲裁申请书,之后双方达成和解协议,协议约定于2017年6月15日前华阳密封实控人梁玉韬、韩瑞向玺萌融投资支付3100 万元及投资损失,同时约定二人先行履行偿还义务。

或许是出于偿还的压力,华阳密封实控人想出了一辙:找上市公司接盘!

2016年12月23日,华阳密封公告,近期正在筹划重大事项,公司股票自12月26日暂停转让。股票停牌第二天,华阳密封即披露了该重组事项为上市公司日机密封(300470)拟1.1亿元收购公司控股权。

小编注意到,华阳密封停牌前股价为4.3元/股,其对应总市值仅为1.98亿元。梁玉韬、韩瑞直接间接合计持有华阳密封55.68%股权,以此估算,上市公司给出的控股权收购价也算合理。

2017年5月31日,因收购尚有部分重要问题需双方进一步磋商解决,梁玉韬、韩瑞与日机密封再次签订《<华阳密封收购项目合作框架协议>之补充协议》,将收购有效期延长至2017年12月31日。

但华阳密封的股东——玺萌融投资显然没这个耐心。2017年8月,因仍未收到回购款,玺萌融投资一怒之下,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实际控制人梁玉韬持有公司588.82万股和韩瑞持有公司53.83万股等资产,悉数被冻结。

而上述诉讼事项发生后,华阳密封实控人既没有告知公司,也没有及时进行信息披露。之后,东北证券在督导过程中发现了,华阳密封这才按要求给予了披露。

对此,东北证券还表示,若实际控制人与玺萌融投资不能达成有效协议或实际控制人无法执行回购时,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实控人给不出钱被诉讼,公司的钱又要不回来。华阳密封卖身A股这出戏,还能演下去么?

返回首页

遇对赌危机,欲卖身A股一年而不得,这家新三板公司还能怎么办?: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