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招商摘牌,股转系统做了最正确的决定,基金业协会应接棒监管|新三板报(官网)
当前位置: > 研究报告 > 中科招商摘牌,股转系统做了最正确的决定,基金业协会应接棒监管

中科招商摘牌,股转系统做了最正确的决定,基金业协会应接棒监管

我从来没有买过中科招商,我所在公司也没有买过中科招商,与中科招商没有任何利益关系。只是近期询问的人多了,做个统一回复。

中科招商,我有不少朋友在该公司工作,他们都很敬业,很专业。如今被新三板摘牌,不是这个团队有问题,而是公司的贪婪带来了问题,恶意融资,把中科招商从一个“基金管理公司”,变成一支“基金产品”了。

我曾呼吁,私募基金在新三板募集资金,一定要有严格的募集资金用途约束,严防恶意融资。早在2015年10月到2016年3月期间,我多次痛斥这些恶意融资,也终于换来了监管的跟进。记得当时在金源燕莎的金鼎轩,一饭局偶遇中科招商的一位投资经理,我谈了我的看法,对方愤然。

(1)私募基金管理公司还能不能挂牌了?

先不说中科招商,说说这个行业。今后,私募基金管理公司当然一定还能挂牌,也一定还能融资。有人问为什么中科招商这么大的公司要强制摘牌?因为中科招商已经不是私募基金管理公司了,而是一支规模庞大的“基金产品”而已。其主要收入并非来自于管理费收入,而是自有资金直接投资的收益。这种收益不能按照公司管理费收入给估值,只能作为基金产品的净值。

大家不妨看看公募基金,广发基金、华夏基金、嘉实基金,管理规模都是几千亿的,每年利润都几个亿乃至十几亿的,但注册资金是多少?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网能够清晰地查出,广发基金1.2688亿元,华夏基金2.38亿元,嘉实基金1.5亿元。基金管理公司,应该管理基金产品,自己募集的注册资本金,应该是用作公司产能建设,不是直接投资。所以,我们在筹备私募基金管理公司的时候,董事会对单个基金的跟投比例做了严格的约束,也对自有资金直接投资项目的比例做了严格的约束。

股转系统要求挂牌的基金管理公司整改,管理费收入占比要达标,这是非常正确的。也只有这样,才能严防今后其他私募恶意融资。

有专业人士表态:本来让私募挂牌新三板,是三方共赢的事情。但人性的贪婪,中科招商和九鼎做得太过分,导致挂牌条件不具备,违背了“募集基金、替人理财”的初衷。

如果没有中科招商和九鼎的兴风作浪,也许政策是渐进改革的,不会一下子如此停下来整改。这几家的贪婪,给行业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不过,我也相信,整顿了中科招商之后,应该会迎来政策的规范和开放。

(2)中科招商是有价值的。

对于中科招商摘牌,单祥双竟然公开说:焉知非福?

你一个人的福,多少投资人的血泪?

按照截至12月19日午盘中科招商0.6元的价格,PB为0.49倍。按照中科招商是一个封闭式的自我管理的公司制基金来定价,应该能给到0.75到0.85倍的PB估值。

为什么不是1倍PB?一是封闭式基金的折价之谜,全世界也说不清的流动性折价之谜;二是中科招商已经出现了严重的监管挑战,应该给点折价。不过0.49倍的PB,还是偏低了。

从当前0.6元的定价来说,如果中科招商今后的运作是规范的,没有内部人控制或不当利益输送,这个价格是低估了。换句话说,如果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能把中科招商监管好,给中科招商这个特殊的基金产品监管其起来,避免出现内部人控制或利益输送,中科招商还是一支“好基金”,但不是好公司。如果不能回避“内部人控制”,将很糟糕。

(3)中科招商还能不能海外上市?

这个问题不能直接回答。因为,严格来说,这个股转系统的整改,说明中科招商的收益严重依赖自有资金投资,而不是管理费收入。如果中科招商将来的收入还是以自有资金投资为主,那中科招商就可以定性为:自我管理的公司制的基金产品。而不是基金管理公司。

如果是基金产品,其实是不应该上市的。拿美国的REITS来说,是按照基金产品来交易的。那么,中科招商是可以找到海外公开交易平台的,但交易价格,应该是按照基金产品定价。

基金产品如何定价呢?如果你买广发中证500指数基金,是按照其净值申购的。这是公募基金产品。中国还没有私募基金产品份额的交易平台。假定未来能交易这个私募基金份额,就是按照净值,不能按照年收益给倍数。为什么呢?举个例子,如果小A今年1月初买了一个基金,面值1元,今年年底基金赚了0.6元,基金净值达到1.6元。那么,该基金值多少钱呢?是按照今年赚的0.6元给一个PE估值呢?还是按照基金净值1.6元呢?显然,是1.6元。如果按照今年盈利给个20倍的估值,就是12元了。这是很荒唐的。

中科招商、硅谷天堂等,都曾经有人按照当年投资收益给几十倍的PE来估值,从而得到了一个很荒唐的估值。

那么,假定中科招商没有被摘牌,如何定价呢?分为两块,一块是自我管理的公司制基金产品;一块是募集基金的管理业务。两块分开来估值。前者就是按照估算的净值给估值,后者按照其他可参考的真正的基金管理公司给估值。

如果中科招商不能完成满足股转系统研究的整改,也就很难满足其他资本市场的要求。中科招商的问题不是投资者结构,而是业务属性。

(4)中科招商退市之后该由谁来监管?

我从2015年四季度开始,就一直呼吁,要正确认识在新三板上恶意融资的私募巨头的本质。他们已经从一个基金管理公司,变成了一个“基金产品”。因为其主要收入不再是基金管理费收入,而是自有资金的直接投资。

如果变成了“基金产品”,就不能给估值了,要按照净值来交易。

如果变成了基金产品,当然也就不能在新三板挂牌了,要摘牌,摘牌之后,作为自我管理的基金产品在基金业协会备案。

(5)投资人利益如何保护?

中科招商当然不能摘牌之后就了事,也不能用海外上市来敷衍投资人。正确的做法,是要先作为基金产品在基金业协会备案,投资运作要在协会做充分的信息披露,以保护投资者权益。

想当初,九鼎是把基金份额持有人折算成股权了,如此荒唐的事,今后不会再发生了。

(6)如何回避投资陷阱?

2015年到2017年初,朋友们咨询过的陷阱,很多。例如,万达回归的私有化基金募集、360回归的私有化基金募集、乐视网生态系列产业的基金募集、陆金所海外上市前融资募集。我给想参与的土豪们的建议都是千万别参与。为什么呢?

因为,这些基金募集,都有两个明显的问题:一是对业务做了不合常理的乐观预测,从而给出了不合常理的高估值,即便预期都实现了,也很难以更高的价格卖出去;二是或多或少存在对现有股东的利益输送,主要表现为新的融资主体在整个产业链条上承担了过多的风险。

也许有人会说,360回归没问题的啊!事情是没问题,但当初基金募集时给的定价,是大大的有问题,对业务发展的预估,严重超越现实可能性。

至于万达回归不能参与的原因,我当时给出一条理由:万达的经营频效太低,资产运营效率严重高估,持有商业物业的模式将因为频效低下而崩塌。而中国房价不可能永久上涨,万达的高杠杆必定会遇到危机。有一位朋友,当面答应我说不会参与万达的投资,结果还是参与进去了,理由是王某人承诺高息回购。我想问的是,这样的承诺,靠谱吗?我当时就给出了回购承诺的条款有问题,但还是抵不住首富的诱惑啊。

回避投资陷阱,就要分析业务逻辑,根据业务逻辑,对股东地位进行判断。我之所以劝身边的人不要参与陆金所的融资,也是很简单的逻辑:陆金所的业务是中国特定阶段的特定环境下爆发增长的,面临着监管风险和行业发展环境突变的风险,上一轮融资过去的时间不长,估值增长非常离谱,盈利预测不可信。但面对平安营销人员在一起,我也就不好太过分地说什么了。事后,我短信给该客户:我的立场,与营销人员是不同的。

无论何时,业务逻辑分析,都是回避投资陷阱的最关键要素。

返回首页

中科招商摘牌,股转系统做了最正确的决定,基金业协会应接棒监管: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