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摘牌之后 中科招商的又一股妖气!|新三板报(官网)
当前位置: > 三板动态 > IPO追踪 > 被摘牌之后 中科招商的又一股妖气!

被摘牌之后 中科招商的又一股妖气!

2017年12月26日,中科招商正式从新三板摘牌的日子,股票代码“832168”正式成为历史。“巨无霸”的离场,也昭示着新三板私募时代的正式落幕。

中科招商在资本市场的定价最终停留在0.61元。新的定价也许很快,但也可能永远也等不到了。

风光不再

2015年,新三板引爆市场,可以说是私募在新三板的黄金年代,大批嗅觉敏锐的私募在当时扎堆挂牌并获得巨额融资。

这也是中科招商的黄金年代。2015年3月20日初登新三板,中科招商风头可谓一时无两。挖贝新三板研究院数据显示,2015年3月-8月,5个月的时间里,中科招商在新三板成功完成4次定增,合计募资108.84亿元。

2015年7、8月,中科招商做出震惊市场的“疯狂”举动。中科招商通过其全资子公司中科汇通(深圳)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在二级市场疯狂扫货,买入十多家上市公司股权,屯了大量的壳资源。当时中科招商未公布具体资金来源,但市场普遍认为来源为其挂牌后在新三板获得的百亿融资。

吸纳大量本应用于实业的资金去“炒壳”,这样的举措在后期也被认为是违背了新三板的设立初衷,为私募从新三板强制摘牌埋下了隐患。

2015年9月9日,中科招商宣布拟再以27元/股的价格融资不超过300亿元。不过,伴随2015年年底全面暂停私募在新三板挂牌和融资,中科招商这次融资计划最终不了了之。新三板私募的黄金年代也在此时正式落幕。

2016年5月27日,私募摘牌新三板的倒计时钟声正式敲响。全国股转公司发布通知要求挂牌私募根据相关要求进行整改,整改不合格的强制摘牌。

经历近一年半的时间,中科招商最终未能躲过强制摘牌大劫。对此,中科招商董事长单祥双称,“公告出来还是比较突然,因为上午我还又到股转系统去做了整改沟通。”“公司作为综合型投资集团,私募股权基金管理只是公司的一部分业务,……直投收益扩大,导致私募业务收入占比不足80%。”并称,“短时间内无法清算基金或变更这些在管基金的管理人,集团作为整改核查对象,无法注销集团的基金管理人资质,最终不能达标。”

不过,新鼎资本董事长张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中科招商属于一个特例,私募新规出台后,中科招商基本没做整改。我认为核心原因在于心态问题,觉得公司是龙头,监管不会拿它怎么样,在与监管的博弈方面太过于自信。”

一地鸡毛

中科招商在新三板最风光的时候,股价曾高达108.99元,市值超过1130亿元,在当时新三板公司中排到前三位置。如今被强制摘牌,市值跌至66亿元,投资者哀嚎遍野,留下“一地鸡毛”。

受到投资者热捧的中科招商,挂牌近三年的时间里,通过定增和二级市场交易吸纳了2713名投资者(截止2017年9月30日)。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要算曾经的“公募一哥”、现在的私募大佬王亚伟。

数据显示,2015年5月14日,中科招商50.32亿元融资完成。当时有业内人士猜测,以18元每股的价格认购2777万股、投资约5亿元的中铁宝盈宝鑫7号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计划(下称:宝鑫7号)可能由王亚伟管理。几个月后,猜测成为现实。中科招商2015年年报中,并未见宝鑫7号踪影,其2777万股股权的持有人为中铁宝盈资产-招商银行-外贸信托-昀沣3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昀沣3号),该资产计划由王亚伟管理,占中科招商股权的1.54%,位列第10大股东。王亚伟的入股一定程度上产生了“名人效应”,有大佬背书,不少投资者因此买入中科招商股票。

在中科招商实施权益分派后,王亚伟成本价降到3元/股。但即便如此,王亚伟在投资中科招商上仍然“栽”了大跟头,浮亏严重,一度被称作“新三板最大的韭菜”。

据了解,2016年9月20日和11月9日,昀沣3号先后在1.33元/股-1.39元/股的价格区间,共减持中科招商524万股,基本是“腰斩”的价格。

2017年4月28日,中科招商收盘价跌下1元,为0.99元,此后长期在0.8元左右徘徊。12月18日收盘价仅为0.77元。不计算套现和分红所得,按3元左右的成本价,王亚伟投资中科招商浮亏7成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在监管已明确表态对私募采取限制措施的情况下,昀沣3号仍然在2017年分别以0.86元/股、0.85元/股的价格合计增持中科招商40万股,投资34.2万元,其中原因如何,我们不得而知。截止2017年9月30日,昀沣3号仍持有中科招商1.38亿股,占比1.27%,为中科招商第10大股东。

2017年12月15日,全国股转公司宣布对中科招商强制摘牌,引发轩然大波,不少投资者奔赴北京寻求“说法”。12月19-25日5个交易日也成为投资者最后的撤退时间。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5个交易日里市场上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抄底”和“溃逃”。

多名投资者表示,愿意赌一把中科招商的未来,股价跌到0.4元以下会选择接盘。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5个交易日里中科招商股价最高到过1.34元,最低价分别为0.39元、0.30元、0.24元、0.27元、0.22元。而中科招商也确实上演了一把“末日疯狂”。5个交易日的时间里,中科招商共成交3.9亿元。

但更多的声音仍然传达的是“不信任”“溃逃”,不少投资者对媒体表示自己的生活因此被弄得一团糟。值得注意的是,据媒体报道,王亚伟也疑似“出逃”。媒体报道称,“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红岭中路证券营业部”成为19日中科招商恢复交易首日的第一大“出逃方”。该营业部的全天净卖出数量为5020.6万股,卖出均价为0.57元/股,套现2861.74万元。20日,其以0.58元/股的价格再度甩卖3148.54万股。据查,该营业部的开户机构包括王亚伟的昀沣3号。此外,此前参与定增的“大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大业信托新三板2号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大概率也在离场。

5个交易日中科招商并非都是下跌状态,12月21日、25日其股价分别上涨14.89%、41.86%。12月21日,南京爱尔投资有限公司、阮治杰、上海擢盛贸易有限公司、上海奇名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张旭、张利娟等投资者分别以0.89元、0.90元、0.81元、0.86元、0.94元(当日最高价)、0.80元的价格买入中科招商股票。其中,南京爱尔投资有限公司耗资约450万元。不过,这也被质疑者认为是在对敲拉抬股价,“退市股常见套路”。

现在,伴随强制摘牌,股权流动性基本丧失,如何安置2700多户股东已然成为中科招商面临的最大问题。

12月22日,中科招商发布《关于保护中小投资者权益的董事会决议公告》安抚投资者,其中提到,拟自2017年度开始,连续五年,按不低于当年经具备证券期货从业资质的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后的可分配利润的20%进行现金分红。不过仍有投资者对此表示不满,认为分红比例太低回本遥遥无期,要求回购或用中科招商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进行置换。

市场担忧

离开新三板的下一步,单祥双计划要带着中科招商登陆其它资本市场。

单祥双表示,“我们在新三板终止挂牌,这对中科招商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挫折,但我们已经着手开始登陆其他资本市场的相关工作。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但多位市场人士对此表达了担忧。

市场人士认为,要处理好2700多户股东的安置问题并非易事,数量庞大的股东人数一定程度上也会对其搭建VIE架构形成障碍,并且,中科招商在其它资本市场的估值也有可能达不到其2015年在新三板时的估值。从新三板摘牌后,失去股票交易的便利性,登陆其它资本市场又尚需时日,预计投资者的退出将更加艰难。

中科招商前路如何,需要时间验证。

来源:挖贝新三板          原标题:中科招商在新三板的最后时刻 王亚伟大亏疑“出逃”

返回首页

被摘牌之后 中科招商的又一股妖气!: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