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配件企业要做无人机,一家新三板企业的转型失败样本

导读:转型设想很美好,但在新行业没有技术积累、资金流紧张,最终倒在转弯处。

手机配件企业要做无人机,一家新三板企业的转型失败样本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作者 |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华清


以手机配件生产业务挂牌新三板,5个月后便试图转型跨足无人机领域,尽管后者营收占比不足公司总营收10%,广东莱盛隆电子股份有限公司(835826,简称“莱盛隆”)依然宣称自己是“无人机行业领跑者”。恰恰是后者,成为压死莱盛隆转型失败的最后一根稻草。

 

8月29日晚间,莱盛隆发布公告称,公司正在商讨持续经营方案和债务偿还方案,由于事项不确定性大,股票继续暂停转让。而距离8月15日股票暂停转让,已经过去半个月。8月13日,莱盛隆发布内部公告称由于经营不善,拖欠全体员工 2018 年5 月部分及 6-8 月份工资,公司已无能力支付前述拖欠员工的工资,决定正式放弃经营。

 

经济观察报记者从莱盛隆所在的东莞市凤岗镇镇政府处获悉,因莱盛隆违法拖欠工人工资,镇人力资源分局对其下达《劳动监察限期改正指令书》,责令其在限期内发放完所拖欠的工资。但放弃经营后,莱盛隆共拖欠314名工人333.97万元,董事长兼总经理也处于失联状态。

 

经协商调解,黄洞村村委会全额垫付拖欠工资。截至22日下午16时,302名工人领走垫付工资328万元。余下12名工人未前来领取工资,未领取工资总额5.98万元;共有约150名工人向镇人力资源分局提交资料申请劳动人事争议仲裁追讨经济补偿金,余下工人将陆续申请。同时,记者从凤岗镇镇政府处获悉,目前莱盛隆已经由黄洞村村委会暂时接管,清算完员工工资后走法律程序,由法院判决处理。

 

而与莱盛隆相隔约30公里的深圳容一电动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容一电动”)的遭遇,或许是莱盛隆接下来将复刻的命运。容一电动于7月31日张贴公司解散清算公告,已经全部支付完工人工资、缴纳社保,对于终止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由员工通过劳动仲裁解决,等待法院执行。容一电动已经资不抵债,资产只有5686万元,负债却有8464万元。公司称正在寻找合作方商谈公司重组方案。记者8月27日下午走访现场看到,公司已被法院查封,只有一个保安在值守。

 

创立于2012年的莱盛隆,2016年2月挂牌新三板时是一家手机配件生产商,5个月后成立无人机事业部,尽管无人机营收占比不到公司营收的10%,但莱盛隆大肆宣传自己是“无人机行业的领跑者”,在植保机方面取得突破行业极限的成就。

 

转型设想很美好,但在新行业没有技术积累、资金流紧张,最终倒在转弯处。

无人机转型

8月23日早上8点,东莞市凤岗镇金凤凰大道一侧,早餐摊位一字排开,光顾这些早餐摊位的多是穿着各色厂服的工人,人流聚集到摊前又分散到金凤凰工业区里的各个厂区,有的厂房九点不到就响起了机器工作的轰鸣声。

 

但莱盛隆创业园非常安静。

 

厂区门口放下鲜红色的栅栏,留守在这里的是黄洞村村委会雇佣的两名保安。园内立着四块大幕板,一块贴着“莱盛隆2017年为梦而来”,另外三块分别贴着莱盛隆的三款植保机。园区内主楼和大门两边贴着的律师函显示,莱盛隆已拖欠3个月租金,共计108万元,若在收到律师函15天内不缴租,次日租赁合同会被解除,解除后5天内莱盛隆需搬离属于自己的所有物品。律师函落款日期是8月2日。

 

主楼大门玻璃上还贴着有手指印的一份声明,声明人是莱盛隆的董事兼副总理罗文星,罗文星在声明中跟上门追款的供应商道歉,他没收到打款,连夜去福建找莱盛隆董事长兼总经理胡汉明商量给供应商一个交代。声明落款日期是8月10日。胡汉明和罗文星是莱盛隆两名实控人。“公司本就资金紧张,但客户欠我们一点,我们欠供应商一点,还能继续干。但无人机成了导火索,但不做无人机,估计也是死路一条。”目前被黄洞村村委选为5大员工代表、自称是莱盛隆的一名经理跟经济观察网记者说道,“老板也没想到风暴来得这么快,才一两个月公司就经营不下去了。”

 

据该经理介绍,虽然公司在2016年7月才成立无人机事业部做植保机,但早在2015年底,公司就有几人组成的小团队在研究航拍机,琢磨做航拍机转型。公司北方代理商跟公司管理层建议,做无人机不如做植保机,北方植保机市场空间大,经过考察,公司决定转型做植保无人机。

 

植保无人机顾名思义用于农林植物保护作业的无人驾驶飞机。

 

但今年7月,莱盛隆遭遇无人机代理商上门讨要赔偿。该经理介绍主要是无人机出现了质量问题,容易“炸机”(指由于操作不当或者机器故障等因素导致飞行航模不正常坠地)。

 

代理商与公司曾在黑龙江商讨如何解决该问题。代理商要求公司赔偿无人机全款,公司不同意,代理商便找上总部。原本双方闹得不是很僵,代理商虽然住在外面,但可以到工厂食堂免费吃饭,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没谈拢,差点大打出手,代理商就在门口拉横幅。

 

“一拉横幅,我们的供应商就害怕了,不肯给我们供货,不供货就生产不下去,资金链就断了。”该名经理介绍,7月26日拿到部分赔偿的代理商带着部分无人机离开,但公司的雪崩却止不住了。

 

莱盛隆2017年年报介绍,公司在黑龙江建三江办事处和无人机学院,在东三省建了植保机4S店,目前公司有三款植保无人机,分别能承担15公斤、30公斤和80公斤的药液载荷。莱盛隆在年报中称,植保无人机行业里飞机药液载重最大限度为10L,莱盛隆第一代产品载荷15公斤就实现了技术突破,而全国首创80公斤药液载荷和自助巡航定位系统,成为行业标杆,至今无人突破。莱盛隆自认为是“无人机行业的领跑者”。

 

但无人机同行对此有不同看法。作为国内销售额最高的无人机企业大疆,消费级无人机是其营收大头,其也涉足植保机。大疆公关总监谢阗地向经济观察网记者介绍,植保机行业中,10公斤和15公斤的药液载荷是主流,这一主流趋势会继续加强,载荷过小或者过大的植保机反倒会被边缘化。

 

在谢阗地看来,植保机载荷80公斤,在已有的飞防药剂作业标准下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根据飞防药剂的作业标准,喷头需要离植物作业面1.5米到3米内,在这个高度,承载50公斤、80公斤的下旋气流风力一定会把苗吹坏。”谢阗地介绍,中国是过度施药的国家之一,以前没有飞防药剂的作业标准,植保机作业不规范。有了作业标准,注定植保机不能走大载荷路线,要提升作业效率,可以选择团队作业或者一个人控制多台植保机。资料显示,今年5月份,大疆农业和陶氏杜邦农业事业部联合发布飞防作业标准。

 

抛开行业主次流的问题,莱盛隆的植保无人机究竟质量如何?

 

莱盛隆年报显示,2016年来自植保无人机的营收是47万元,占总营收0.4%;2017年来自植保无人机的营收是754万元,占总营收的7.2%,莱盛隆没能如期披露2018年半年报。

 

值得指出的是,莱盛隆的两名实控人,胡汉明是高中学历,此前工作经历跟电子行业相关;罗文星是大专学历,此前工作经历也是跟电子行业相关。2017年年报披露,公司在2017年初,有175人,员工最高学历为本科,仅有7人;专科有32人,剩余人员学历全部为专科以下。2017年间公司新增一名硕士生,3名本科生,10名专科生。2017年底,全公司技术人员19人。仅从人员学历构成来看,技术层面难以支撑公司做无人机转型。

 

“无人机行业是一个上游资源极端匮乏的行业,不是可以外部采购获得技术和合格零配件的。”大疆公关总监谢阗地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

资金链紧绷

莱盛隆的资金流紧张,从挂牌新三板起,就已经不是秘密。

 

2016年莱盛隆的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2015年上半年、2014年、2013年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504万元、829万元、-223万元,报告期内公司通过增资及银行借款维持现有经营。挂牌新三板之初,公司营运资金就紧张,主要债务为银行短期借款,银行借款存在短借长用现象。2015年6月末、2014年末、2013年末,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 78.32%、95.52%、95.99%,流动比率分别为1.12 倍、0.86 倍、0.75 倍,短期偿债能力较弱。

 

莱盛隆2017年年报显示,当期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304万元,2016年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2688万元。

 

公司实控人需要动用自己的资产缓解资金问题。据不完整梳理,2018年6月,罗文星质押公司300万股用于给公司贷款。2018年1月,罗文星质押公司150万股用于给公司贷款。2017年,胡汉明无偿借款502.51万元给公司,2017年1月,胡汉明质押690万股用于公司借款,2016 年6月质押690 万股用于公司借款。

 

莱盛隆2017年年报显示,为给公司借款提供担保,罗文星位于深圳市龙岗区中心城公园大地花园的房产、位于深圳市龙岗区布吉镇中海怡翠山庄的房产,均作了质押;胡汉明位于惠州市雅居乐白鹭湖水云畔的房产也作了质押。

 

莱盛隆虽有电池和无人机新业务,营收大头还是来自手机配件,但手机配件主要是外销。2017 年、2016 年,外销占全年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63.35%、56.36%,而外销又主要采取ODM 业务模式。所谓ODM业务模式,即没有自主品牌,根据另一家厂商的规格和要求来设计和生产产品。

 

莱盛隆拓展海外市场的方式也不高效,主要通过参加各国科技展销会拉客源。但在外贸环境承压,特别是低科技含量产品不易出口的情况下,即使有新业务营收叠加,莱盛隆整体营收还是下跌,2017年营收1.04亿元,同比下降9.17%。

 

即使是继续做手机配件,莱盛隆或许也遭遇不小阻力。

 

莱盛隆2017年报告显示,公司最大的供应商新纶科技 (常州)有限公司,是深圳上市企业新纶科技(002341.SZ)的全资子公司。新纶科技董秘高翔对记者表示,常州新纶2016年开始向莱盛隆销售保护膜类产品,2016年度、2017年度不含税销售额分别为1713万元、928万元,截止2017年底,上述应收账款已全部结清,2018年没有业务往来。“公司2017年跟莱盛隆的销售全部在2017年6月份之前,主要为低端保护膜。2017年下半年,常州新纶进入苹果产业链给IPHONE X供货,产能开始转向高端胶带类产品,保护膜出货量大幅减少,类似莱盛隆这种规模较小且产品毛利率低的客户基本都放弃了。”高翔介绍道。

 

在新三板流动性低、市场募资难的背景下,莱盛隆的融资途径也不大顺畅。该名经理介绍,老板想转创业板。有消息称,从挂牌到股票暂停交易,莱盛隆的股票仅在11个交易日有过交易。Wind数据显示,挂牌以来,莱盛隆累计募资3487.68万元,除开挂牌之初增发股票募到的1740万元,其余全是借款。

 

在主营业务不济、转型新领域失利、营运资金紧张、融资渠道不畅的累积承压下,莱盛隆终于走出最后一步:决定放弃经营。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经济观察网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

三板行情

三板服务(核实):

1、美国纳斯达克、纽约交易所上市
要求:科技、创新企业
福利:不用承担前期费用,保证融资

联系人:刘子沐 电话:18611097778

 

2、港交所上市

要求:科技、创新企业 最近一年净利润2000万以上
福利:不用承担前期费用,保证融资

联系人:刘子沐 电话:18611097778

 

3、某地方政府产业引导基金寻找新三板项目
拟计划投资:1000万-1亿人民币

要求:加工制造类行业,迁址

福利:税费返还;提供厂房;无息贷款

联系人:张利芳 电话:18516904683

(请告诉对方是在新三板报看到的此信息)

股转公司业务电话(最新)


综合事务部;咨询电话:010-6388 9512

事由包括:备案类、审查类材料的受理,包括挂牌申请及终止挂牌申请,股票及优先股发行备案申请及撤回申请,重大资产重组申请,“两网”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申请,主办券商业务资格、名称变更、资格承继申请等。


市场发展部;咨询电话:010-6388 9551

事由包括:市场推广及服务咨询,包括培训考试、投资者教育和服务、挂牌仪式、战略合作等。


挂牌审查部;咨询电话:010-6388 9583

事由包括:挂牌申报文件审查业务咨询,包括挂牌申请、终止审查申请。


公司监管部;咨询电话:010-6388 9549 

事由包括:公司日常业务咨询,包括挂牌公司信息披露、解限售、停复牌、股票除权除息、变更持续督导券商、分层调整,“两网”及退市公司信息披露等。


融资并购部;咨询电话:010-6388 4975

事由包括:融资并购类业务咨询,包括普通股发行、优先股发行、双创债发行、挂牌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两网”及退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及股权分置改革业务等。


自律管理部;咨询电话:010-6388 9557

事由包括:主办券商业务咨询,包括资格申请、新增业务申请、名称变更、资格承继等。


交易运行部;咨询电话:010-6388 9700

事由包括:股票挂牌手续、交易单元办理及交易方式确定与变更咨询,包括股票挂牌手续、交易单元申请、交易方式确定与变更、做市商后续加入及退出、特定事项协议转让等。


信息统计部;咨询电话:010-6388 9548

事由包括:信息服务业务咨询,包括行情授权、BPM端UKey申请及发放等。


业务咨询邮箱: info@neeq.com.cn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丁26号金阳大厦(办理业务从南门一层进)


股转公司官方公众号:neeqfab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