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三板动态 > IPO追踪 > IPO撤单潮下机构投资谨慎 行业洗牌加速

IPO撤单潮下机构投资谨慎 行业洗牌加速

今年以来随着IPO审核趋严,拟上市公司撤单数量不断增加,其背后投资的机构也跟着“受伤”,在本来就募资困难的环境下,退出渠道不畅也成了创投机构的头疼事,行业二八分化现象也十分明显。对于创业公司而言,也面临很大压力,似乎整个行业存在一种倾向:只要被归类为传统企业,其资金融通和资本补充的能力就马上受到挤压;而当企业被冠以新经济的名号,它的资本会很快补充。

多家机构的负责人表示,在行业整体环境不景气的背景下,退出不畅一定程度上会造成新基金的募集困难,尤其是小的机构影响更大,从而加剧私募股权投资高速发展下的洗牌。

撤单潮下机构投资谨慎

根据证监会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29日,今年以来已有157家企业撤单,超过去年全年水平,拟上市企业在今年3月曾掀起“撤单潮”,创下了单月79家企业撤单的纪录。与此同时,多个备受业界关注的明星企业在登陆二级市场后也表现欠佳。

资料显示,本月有5家企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被终止审查,其中包括北京友缘在线、赛克思液压科技,两家新三板挂牌企业武汉亿童文教、贵州安达科技,以及去年8月从新三板摘牌的江苏新瀚新材。

这5家公司分别有不同的创投机构参与投资,根据创业邦的统计,友缘在线从2011年到2015年累计融资4次,分别获得险峰长青、创东方投资、普华资本和弘道资本的投资。

投资界企业库数据显示,贵州安达科技在2017年的融资,引入了深圳西博创投、鼎锋明道、广东中科招商、珠海横琴中科零壹投资、海尔创投等机构;公开资料显示,亿童文教在新三板挂牌后,先后有硅谷天堂、深圳鼎锋明道、上海朱雀股权投资、银河资本、前海新富资本等机构股东参与定增。

而对于撤单企业背后的投资机构而言,IPO通道受阻成为当下最头疼的难题,尤其是前几年曾经一窝蜂涌出的以Pre-IPO业务为主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想在上市前“临门一脚”几乎已经不可能。

基石资本则表示,就其所了解的和接触IPO撤单的企业,大部分都在观望,等IPO政策放宽或者企业利润长大之后再申报。事实上,因为不同市场对企业的估值、流动性、融资能力等要求不一样,因此,企业在选择IPO的地点方面都比较谨慎。

IPO过会率创阶段性新低,拟上市企业集中撤单对于VC(风险投资)/PE(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产生较大的影响,基石资本分析,短期来看,因为IPO对投资机构来讲是十分重要的退出渠道,IPO过会率低会影响投资机构短期的退出率,导致投资机构放缓投资步伐,选择项目更加谨慎;长期而言,从机构的角度来看,IPO政策的调整,是对行业内企业的洗牌,如果完全依赖IPO退出,有一些热衷于“临门一脚”的投机分子势必要承担风险,这类投资机构的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小,在目前的局面下也会面临极大的退出压力。而对投资头部企业或做产业投资的机构来说影响不大,反倒是好事;另外,IPO过会趋严,对于挤压当下一级市场过热的估值也是好事,避免一级市场的泡沫太多。

“要命的不是宏观经济,要命的是跟风式投资。中国资本市场政策是很明显,创投机构应该持平常心。宏观经济波动对投资影响不大,影响大的是跟风式投资。二级市场价值回归,应该使我们更加看明白一级市场的高估值毫无道理。”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表示。

北京某家VC机构负责人表示,上市通道的不确定性对于大量企业在资本平台的运作,利用资本市场扩大业务,产生一定的影响。IPO过会审核趋严,真正优质的创新企业很难达到国内上市的标准,这些企业看不到清晰的确定性,不确定性太大会造成很多不安,转道去香港或者海外上市,尽管国内的估值会更高,但上市的估值不决定公司的运营,最终需要的是在资本平台扩展业务。

退出难加剧行业洗牌

和去年每周动辄10家IPO过会的节奏相比,今年的情况大有不同。清科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中国股权投资基金退出案例数量达到889笔,同比下降50.4%,其中,被投企业IPO数量332笔,占退出总数量的37.3%,受IPO审核“严紧硬”趋势的影响,IPO审核过会率下降至49.2%,被投企业IPO上市数量同比下降35.3%,机构退出压力增大。

基石资本认为,退出渠道不顺畅必然会让募资更加困难,这也是私募行业经历快速发展高峰期后可能面临的必然阶段,今后小私募的募资会尤为困难,这也加速了行业洗牌。而募资难的传导效应到了创业公司,即表现为公司后续很难获得融资,未来融资压力增加,战略发展受到影响,实体经济中的创新创业的公司影响很大。

一般而言,一个被投项目的退出大致有四种方式:IPO、并购、管理层回购、股权转让。在国内IPO持续谨慎的环境下,辅导企业海外IPO、并购退出和股权转让退出都是当下私募退出的方式。从历史经验来看,IPO是最佳的退出途径,也是回报率最高的。

“从成熟市场来看,并购退出也是主要的退出途径,相比管理层回购而言,其回报率也比较可观。对于很多优秀的公司而言,如果上市通道不通,没有获得资金来发展,只能走并购的路,而并购又有15倍PE的限制,对于早期VC投资来说,明显的倒挂,也不愿意并购退出。”上述VC机构负责人说。

对于有人民币和美元的双币基金而言,退出难的问题不会影响新基金的募集,而那些被投公司有准备在国内上市计划的,公司的管理层对于政策的不确定性会有一些不安,也有一些公司计划转去香港上市的。对于新经济的公司,比如小米,在海外市场也会受到追捧,因此,新经济的公司在海外上市也比较正常。但对于优质的创新公司,如果一直通道不畅,也会损坏整体的创新环境。

“从近期和我们接触的企业家来看,大家都很焦虑,我们投资的A轮、B轮的企业,想找到后续的资金也很困难,很多到期的基金无法退出也影响到新基金的募资,都是一个环环相扣的过程,”国内某大型PE负责人表示,“再加上新基金备案审核严格,又要上调税率,长期这样下去,创投机构很难做,最终对实体经济、对创新创业的环境都产生严重的影响。”

 

来源:证券时报

返回首页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不够成投资建议,预约采访请发邮件至liuzimu@xinsanbanbao.com,电话:18611097778(同微信)

IPO撤单潮下机构投资谨慎 行业洗牌加速: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