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三板动态 > IPO追踪 > “扶贫四小龙”根力多再次启动IPO 34只IPO扶贫股能否捧过“接力棒”?

“扶贫四小龙”根力多再次启动IPO 34只IPO扶贫股能否捧过“接力棒”?

2016年扶贫政策出台后,“买根力多”的声音在各新三板群中不绝于耳,而如今面对同一只IPO扶贫概念股,却遭到投资者用脚投票。

股价从30块跌到5块

10月29日,根力多发布公告称,公司拟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目前正在接受东北证券的辅导。值得注意的是,这是根力多于今年7月4日终止IPO辅导后又一次申报IPO。

在宣布上市辅导后,10月31日根力多迎来首个交易日,股票以5.77元/股的价格大幅度低开,盘中股价大跌27.88%,全天仅成交9.23万元。

截至今日收盘,根力多续跌12.48%,报收5.05元/股。

“扶贫四小龙”根力多再次启动IPO 34只IPO扶贫股能否捧过“接力棒”?
  按理来说,新三板公司宣布上市辅导后,股价理应上涨。但根力多股价却连续两日大幅度下跌,“扶贫四小龙”的光环已黯然褪去。

根力多最火的时候要追溯至2016年9月,扶贫政策出台之时,根力多凭借“IPO+扶贫”可以说是火了一把。

2016年9月9日,证监会发布了IPO扶贫政策,注册地在贫困县的公司申请IPO,享受即报即审的绿色通道,一举点燃了新三板的二级市场行情,IPO扶贫概念孕育而生。

而根力多作为一只纯正的IPO扶贫概念股,其注册地在威县——当时国家592个贫困地之一,彼时的根力多乘着“绿色通道”的暖风,一度受到投资者的疯抢。

9月12日,即扶贫政策出台后的首个交易日,根力多股价应声大涨。当天,根力多股价从开盘之初的11.65元一路上涨至20元,暴涨76.52%,当天成交额达5648万,成交额创下历史新高。随后根力多股价一路高歌,至2017年1月初股价最高达29.8元。

由于根力多股票成交极度活跃,公司股东人数在2016年6月底还仅有140户,而到了2016年底,股东人数已达413名。

但随着IPO扶贫概念的热度退减,叠加做市指数单边下行,根力多股价也开始出现下滑。至2017年6月,公司股价已跌至10.5元/股,追平扶贫政策出台之初的价格,且低于最近一轮定增的价格12.5元/股。而后股价持续下挫,最低曾跌至3元/股。

曾经被哄抢的扶贫概念股,到遭投资者开始用脚投票,反差之大着实让人唏嘘。

定增难产连累IPO辅导验收

资料显示,根力多主要经营活动为微生物肥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包括生物蛋白缓(控)释肥、有机无机复合肥、生物有机肥、微生物肥料、水溶肥、土壤修复剂,并于2014年8月挂牌新三板。

挂牌之初,根力多便在资本市场获得众多投资者的青睐。在登陆三板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根力多完成了2次定增,募集资金总额1.2亿元,引入16名法人股东及22名自然人投资者,不乏有众多的三类股东。

不过,在后面的定增中,根力多走的并没有那么顺畅。2016年9月根力多披露了第三次股票发行方案,拟募资1.25亿元。但此次股票发行方案到2017年6月才收到证监会的受理通知书,至今年4月才实施完成,从发行预案到实施完成历时达560天。

犀牛君还注意到,在披露发行方案后,根力多分别于2016年10月、12月,2017年3月、7月以及10月,先后五次对方案进行了修改。

而根据最终实施完成的发行情况报告书,不管是在金额上还是认购对象上都大打折扣。

认购对象由最初的深圳前海富邦金控财富管理有限公司等4名机构投资者和6名自然人最终变成佛山恒塬泰叁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等3名机构投资者及3名自然人。此前最大的机构认购方深圳前海富邦金控财富管理有限公司和自然人认购方唐映权都已经不在发行对象之列。

募集资金总额也由最初拟募资的1.25亿元缩水至了7342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根力多不仅定增难产,连上市辅导也迟迟没有发布验收公告。

早在2015年9月2日,根力多发布公告称,公司拟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A 股)并于境内上市,目前正在接受国海证券的辅导。

尽管宣布上市辅导后,但迟迟不见有进度,直至今年7月根力多发布公告称,鉴于公司战略发展需要,做出战略调整,拟相应调整上市计划,公司已与辅导券商签订了终止辅导协议。

也有相关媒体报道,根力多IPO辅导迟迟没有得到验收或与第三次定增不无关系。

而从根力多近几年业绩来看,2015年至2017年,根力多实现营收3.07亿元、2.86亿元、3.64亿元,同期归母净利3486万元、3459万元、2831万元,业绩下滑明显。

不过2018年前三季度,根力多实现营收3.45亿元,同比增长31.76%;实现归母净利2708.38万元,同比增长8.5%。

曾被哄抢的扶贫概念股现在怎样了?

2016年9月,扶贫政策出台,点燃了新三板的二级市场行情,其中又以根力多、金丹科技、宏源药业、安达科技这四家公司最为火爆,堪称“扶贫四小龙”。

彼时,作为“扶贫四小龙”之一的金丹科技在政策出台后的首个交易日暴涨43%,24个交易日里股价上涨287%,股东户数也由2016年6月底的60户到2016年9月14日已增加到212户。

同样作为IPO扶贫概念股的宏源药业在政策出台的首个交易日当天股价暴涨65.44%。

而那时的安达科技仅仅是一支IPO股,跟扶贫还能没沾上边。

2016年11月18日,安达科技发布公告,宣布公司将注册地址由贵阳市开阳县城关镇城西村坪上变更为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长顺县,而长顺县属于国家级贫困县。

妥妥的IPO+扶贫概念。次一交易日,安达科技全天成交量达456.1万股,成交金额1.13亿元,占当日创新层成交总额的四分之一。

而到如今,“扶贫四小龙”的股东加起来超过2000人,只是,撤回的撤回,被否的被否,“全军覆没”。

2017年7月6日,宏源药业终止IPO。

2017年12月19日,金丹科技上会被否。

2018年7月4日,根力多公告称,终止IPO辅导。

最后一根“独苗”安达科技也于今年7月30日发布公告称,公司调整上市计划,撤回了IPO申请。

从2016年9月政策出台,新三板仅有4家IPO扶贫概念股,而截至10月31日,新三板扶贫概念股已达276只,而这其中有34只股票正在进行上市辅导。

此前最受投资者们追捧的扶贫概念股们都没有完成大家的期望,不知道仍在上市辅导阶段的扶贫概念股们能否接过接力棒,实现IPO过会?

(文章来源:犀牛之星)

返回首页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不够成投资建议,预约采访请发邮件至liuzimu@xinsanbanbao.com,电话:18611097778(同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