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三板动态 > 三板企业 > 宁波水表:净利连增质量却减与关联方拉扯不清

宁波水表:净利连增质量却减与关联方拉扯不清

9月27日,新三板挂牌公司宁波水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水表”)成功通过第十七届发行审核委员会2018年第153次发审委会议审核,首发获表决通过。

宁波水表:净利连增质量却减与关联方拉扯不清

宁波水表

宁波水表主要从事机械水表和智能水表的研发、生产、销售。股市动态分析周刊记者细读招股说明书后发现,宁波水表虽然成功过会,但仍有不少问题值得投资者注意。数据显示,公司报告期各期末在手订单逐期下降,应收账款则持续增长,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大增但经营性现金流却突然转为负。此外,还有关联交易及关联方资金拆借的问题较为引人注目。

良好的财报背后现隐忧

宁波水表在此次过会前就已“成名”,原因是一笔“乌龙指”。2017年3月9日,宁波水表在26秒钟的时间内突然出现两笔1970元/股的协议成交,每次分别成交1000股,合计成交394万元,振幅高达8901.87%。全国股转系统公告称此次异常价格成交系投资者误操作所致,买家将原本19.70元的买价错敲成了1970元。

此次冲刺IPO,宁波水表拟发行不超过3909万股。募集资金拟用于年产405万台智能水表扩产项目、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营销及服务网络建设项目、信息化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从募投项目来看,公司对发展前景感到乐观,但从报告期各期末在手订单的情况及盈利质量来看,就没那么乐观了。

2015年、2016年及2017年1-6月,宁波水表期末在手订单分别为13376.67万元、9524.08万元及6148.04万元,逐期下降。于此同时,公司的应收账款却逐期提升,2014年末、2015年末、2016年末和2017年6月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金额分别为11093.58万元、14989.94万元、16177.28万元和21004.71万元,占同期公司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4.94%、30.98%、26.28%和33.52%;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6.63次、5.17次、4.82次和3.62次。

招股书披露,公司主要客户为全国各地区水务公司及公司合作多年的经销商,经营稳定,商业信誉较好,应收账款回收情况较好,但公司也承认,若市场环境发生不利变化或部分客户出现经营风险而不能按期回款,则公司可能存在因大额计提坏账准备导致经营业绩下滑的风险。

根据招股书,宁波水表在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分别取得营业收入7.98亿元、7.35亿元、8.26亿元和3.72亿元,2015年度营业收入较2014年略有下降,2016年度较2015年度略有上升。同期,净利润分别为8491.48万元、9369.25万元、13088.95万元和5274.27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9812.21万元、7591.21万元、1.53亿元和-1871.45万元。

对于2017年上半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数,宁波水表在招股书中解释称,主要系公司应收账款上半年回款相对较慢,同时支付2016年末计提的职工薪酬、所得税以及材料采购款较多所致。

上述数据表明,在报告期内,宁波水表营收虽然不能持续增长,但相对稳定,不过也有隐忧,主要是期末在手订单的下降以及应收账款的增加;而净利润则持续增长,只不过净利润的质量在下降,主要表现为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现金含量居然为负,也难怪公司需要募集资金补充流动性。

与关联方“拉扯不清”

除上文的信息外,宁波水表招股书披露的信息中,还比较扎眼的要数关联交易及关联方资金拆借。

先来看关联交易的问题。报告期内,宁波水表主要向普发蒙斯采购美式小口径水表PPD5/8及少部分大口径水表的零部件(计数器等),2017年上半年采购金额为11.98万元。另一家关联交易方为新源工贸,新源工贸负责零部件组装、机芯装配、整机组装等工序,其中主要零部件(如表壳、接管等)由宁波水表提供,同时由于宁波水表具有集中采购的优势,部分非关键通用零部件由宁波水表集中采购后向其销售。

新源工贸的实际控制人系宁波水表董事张琳的配偶,为减少关联交易以及避免同业竞争,新源工贸于2015年8月将经营性资产转让给发行人子公司兴远仪表,不再与发行人发生相关业务。而宁波信弘辉进出口有限公司作为新源工贸对外采购铜零件和出口销售水表产品的平台,2015年8月新源工贸将其经营性资产转让给兴远仪表,为保持业务的平稳过渡,由兴远仪表继续与信弘辉进行合作。自2017年3月起,兴远仪表不再与其发生关联交易,信弘辉于2017年10月注销。

证监会此前的反馈意见中,要求宁波水表补充与上述三家关联方的采购定价依据及公允性,与关联方是否潜在利益冲突和利益输送的情况,此次发审委依然对关联交易的定价公允性和是否为公司代垫费用、代为承担成本的问题进行了询问。宁波水表如何回答发审委的问题外界不得而知,但其在招股书中称,公司与关联方之间发生的经常性关联交易主要为材料采购、商品销售等,均以市场方式定价。

再来看关联方资金拆借问题。招股书披露,宁波水表与关联方的资金往来主要为2016年度子公司宁波兴远仪表科技有限公司与宁波市江北新源工贸有限公司的资金往来。宁波水表与新源工贸的资金往来发生在2016年度,主要系子公司兴远仪表根据生产经营所需,向新源工贸进行短期的资金拆借,新源工贸的主要资金来源为其自有资金,由于拆借金额较小且周期较短,因此双方的往来拆借未计算相应的利息。

另外的关联方资金拆借则是在2014年及2015年,宁波水表与宁波爱恩彼经贸股份有限公司的资金往来。2014年及2015年,宁波水表在中国工商银行宁波鼓楼支行办理网贷通循环借款,由于银行要求每笔借款有明确的用途及支付单位,并实施每笔贷款支出的审批程序,因此公司在该模式下将相关借款通过爱恩彼经贸账户进行转回公司账户进行统一管理使用,以达到公司货款支付的及时性。不仅如此,宁波水表在生产经营过程中因短期资金的需求,与爱恩彼经贸也产生过部分短期资金拆借行为。

宁波水表既然已经过会,那么距离上市仅差证监会下发IPO批文,公司是否是好的投资标的,相信不同的投资者已经有了不同的答案。

(文章来源:股市动态分析)

返回首页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不够成投资建议,预约采访请发邮件至liuzimu@xinsanbanbao.com,电话:18611097778(同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