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沐研究会员

【子沐原创】从新三板投资黑马到失信被执行人 不容易的天星资本

提到天星资本,新三板圈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家公司的崛起与新三板市场有着莫大的关系。其创始人刘研、王骏等高管均出自公安系统,这也是天星资本管理团队一大特点。

天星资本


从私募狂人、到豪赌新三板、再到如今的私募老赖,天星资本已经消失公众视野两年有余。此时再次进入公众视野是因为7笔资产在淘宝被甩卖,而公司还被北京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表面上,天星资本的处境并不太好,缺乏公开回应的前提下,媒体的报道渲染出一抹悲情。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给天星资本一个客观的评价呢?
普惠风投的创新
天星资本是2012年成立的,成立之初的目标就是成为伟大的PE/VC投资机构,对标九鼎投资。2013年新三板扩容给天星资本带来了机会,随着政策和市场传言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融资狂潮。当时的新三板市场相当的火爆,企业无论好坏,定向增发的都是以读秒结束募集,常常超额数倍完成融资。天星资本把消费公司业绩考核的模式引进风投管理,每周都有指标,投不出去,负责人就是受到处罚。所以当时新三板市场上流传着十大未解之谜,其中之一就是天星资本的募集资金的渠道。
当时的天星资本还在中关村区丹棱街6号,墙上挂着行业团队的投资绩效。王骏的办公室有一张行军床,经常在微信朋友圈里炫通宵的项目评审会议。当时天星资投资500多家新三板公司,还有许多非新三板的公司,确实有许多公司因为天星资本的投资才选择挂牌新三板。
数据显示,2016年初,天星资本投资团队超过360人,18个一线投资部门中有220个投资经理,30多人的研究团队中,新三板占有一半之多。
现在子沐君朋友圈里为天星资本鸣不平的企业家大有人在,毕竟,他们实实在在的从天星资本拿到了资金,推动的企业的发展。而天星资本的资金似乎永远花不完一样。
在这里,有市场人士分析天星资本的商业模式,将精品投行的天使投资行业革命性改造成为依靠概率取胜的普惠投资方式。这是天星资本的创新,后续也有大量的投资机构效仿,在某一领域里投资几乎所有的项目,获取行业的成长的红利。而这次司法拍卖的股权就是当时投资中被概率淘汰的公司股权。
天星资本之所以敢广撒网,多敛鱼。甚至先投资后调研,主要是因为当时科技创新企业挂牌新三板是大势所趋。一次成功的投资可以覆盖百次的失败。而且那时做市商也在积极的推荐做市业务,积极的解决流动性问题。随着挂牌企业突破10000家的进程,调研的时间成本居高不下,一些优质的企业就根本没有参与机会。在这样的一个大环境下,天星资的普惠式风投确实节省时间成本,况且天星资本也没有傻到一点都不调研就投资的地步,只是在决策流程上有所不同罢了。
那么,新三板市场不像现在这样低迷,日交易额都在10亿以上,稍微好一些企业都有一定的流动性,天星资的每笔投资也都不同,最少的也有10万元一笔的。所以在风险控制方面,确实改造了传统风险行业的,具有创新性。
如果风口来了,傻子才不愿意起飞。当时天星资本的估值为何高达300亿,就是因为新三板风口下,天星资本的创新能力。
对于处于成长初期的新三板中小微企业来说,投资失败的概率本身就很大,通过概率投资还是通过精品投行来投资在当时也是一个热门话题。在普惠金融的浪潮下,概率性投资似乎胜算更大一些,但是也就造成了如今司法拍卖的窘境。
挂牌失利成为转折点
天星资本在战略上犯了一个大错误,这就是对新三板政策的研究。子沐在2016年初就连篇累牍的讲新三板市场将进入严监管时代,突破10000家之后,监管问题凸显,制度建设跟不上市场的发展。但是天星资本并没有嗅出其中意味。
他们想的是,“既然我们把那么多企业送上了新三板,也要尽快的把自己也送上新三板,只要上了新三板,就能像九鼎一样解决融资问题和偿付问题。”
2015年12月,天星资本拿到了股转公司同意挂牌的函,就差一个转让日,天星资本就能如愿挂牌了,但是在前一天的晚上,全国股转公司出台了私募机构挂牌新三板的“新八条”政策。
这一天,子沐君正赶往杭州,在火车上联系多位当事人。其中有一条是“私募机构持续运营5年以上才能挂牌”,挡住了仅成立 4年的天星资本。有市场传言,是有竞争对手暗中使坏,也有人认为是监管部门故意阻止天星资本挂牌。
对于天星资本来说,挂牌之事已经写进了对赌协议,面对突如其来的政策风险也是爱莫能助。“我们与股东协商,政策原因,多等一年,没有关系了。”虽然如此轻描淡写,可一年的时间会发生多少变化呢?
业务中大比例投资新三板市场的企业,对赌协议的条款其实就是对新三板市场的预判。2015年、2016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亿元、30亿元等。乐观的不得了。刘研为了弥补挂牌失利的事实,天星资本进行了高送转,每10股送45股,还把自己的股权分派给中小股东。
退出战役从2016年底开始
到了2016年底,天星资本的高层应该是意识新三板市场的问题,伴随监管的严格,制度红利迟迟不能兑现,甚至看不到兑现的传言,非法的老股转让相当的疯狂。新三板似乎是一盘烧糊了的红烧肉。
此时,天星资本开始对内部项目进行二次调研和评估,留下有IPO的潜力的股票,剩下开始寻找买家,投资业务也再像之前一样,开始收缩了,随之而来的是离职潮,天星资本准备重新回到精品投行的战略上。
可见,刘研是有大智慧的人,公司转型雷厉风行。因为没有成功挂牌新三板,也就不用披露任何信息,转型悄然进行着,不为外界所知,对于优质的企业,天星资本还积极的参加二次定增。
但是伴随着新三板市场的持续低迷,指数的持续下跌,天星资本的估值仍在大幅缩水。从300亿到60亿,再到50亿。这是伴随着新三板市场的一路走来。正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
有人说,天星资本在赌新三板的制度红利是投机的行为。对此,子沐君不这样看,不可否认,天星资本的发展确实存在投机的心理,但是你来效仿天星资本试试?
一是,中小微企业长期得不到资产市场的支持,天星资本敢于投资这些企业,这种勇气是值得敬佩的。二、从公安系统转型做天使投资,还能融资投资,成为投资界的黑马,这样的能力又有几人能拥有呢?
抱大腿失败
2017年的6月,A股上市公司中科新材抛出一份《拟对外投资公告》,称旗下中科鼎泰拟以20亿元,拿下天星资本40%股份。这就意味着天星资本能再次崛起了。新三板的市场的失利,不是天星资本一家的问题,他却成为了估值下跌的牺牲品。而中科新材的介入至少可以给他一次凤凰涅盘浴火重生的机会,只是40%股权,这个牺牲太大了。
然后仅仅过了5个月的时间,中科新材就宣布终止收购。这笔交易失败原因至今不为外界所知。子沐君所了解的是,天星资本想借这笔投资从主营新三板投资转向产业科创园。放到现在来看也是大型投资机构的战略方向:与地方政府合作,集产业园规划,园区管理,园区投资等一系列服务于一身。
之所以选择走这条路,也是因为符合国家和地方政府的政策导向,对企业把控能力更强,这也是新三板市场做不到的。就在此次资本运作失败之后,天星资本就很少走进媒体的视野,直到今天,华夏时报爆出7笔股权资产日前遭遇司法拍卖。
这七家企业分别为:顺达智能、上海致远、全景网络、春盛中药、策源股份、百事泰,天线宝宝,而且这是被第二次拍卖。
综上所述,市场不要对天星资本持有偏见。作为一家企业,风口来了就要抓,风险来了就要降,遇到问题就要合法解决,规范经验,遵纪守法。这样的公司就是一家再正常不过的公司了。我们都被裹挟在历史的潮流里,不是吗?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

新三板报法律顾问

李明燕
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李明燕律师,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执业律师,注册会计师,执业18年,并兼任中央财经大学金融专业硕士生导师,著有《企业大合规》一书。李明燕律师曾供职金融机构多年,精通金融市场领域业务,成功代理多起证券索赔案件。
邮箱:limingyan@globe-law.com
电话:+86 18610810467

李元
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李元律师,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美国天普大学,获得L.L.M学位。李元律师曾就职于全国先进法院,并曾在北京市高院任职,专注刑事审判、辩护领域15年。李元律师在刑民交叉,尤其是金融犯罪、犯罪索赔领域经验丰富。
邮箱:liyuan@globe-law.com
电话:+86 13917539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