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报会员简介

A股公司巧用C轮造假被新三板估值毁灭 大富科技与华阳微电之间只差一个会计准则

来源:知更财经、作者:知更君、微信ID:zhigengcaijing
2014至2015年,垃圾股与股价齐飞。到了2017和2018年,才看出谁在裸泳。

近5年来,大富科技(300134)业绩暴涨暴跌,2013年净利润只有6000万不到,到了2014年就变成了5.3亿元,增长近十倍;2016年还有1.3亿净利润,2017年又突然巨亏5.2亿元。2018年前三季,亏损7200万。
这业绩坐的不是“过山车”,而是“跳楼机”呀。

1

为什么2014年净利润比2013年增长十倍。
除了主业毛利率和销售收入上升带来的一半净利润增长外,这年净利润的半壁江山,来自对一家参股公司华阳微电(833363)的投资收益。
大富科技对华阳微电的投资历程,开始于2011年,初始投资成本是3111万元,持股52%。2014 年 3 月,大富科技将其持有的华阳微电 2.5%的股权以人民币 1,350 万元转让给华阳微电原股东滕玉杰。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投资三年后,华阳微电的整体估值,从当初的5900万,暴涨至5.4亿元,三年不到翻了十倍。而大富科技对华阳微电的初始投资3111万元,随着这一笔所谓的“市场化转让”,价值变成了2.7亿元!
一本万利!
这笔股权转让还意味着,大富科技对华阳微电的持股由52%,变为49.5%。大富科技不再对华阳微电并表,而是作为联营企业,计入长期股权投资。
敲黑板,划重点!按照会计准则,原来大富科技对华阳微电控股,进入合并报表。但卖掉2.5%后,持股变为49.5%,于是,华阳微电被踢出合并报表。这样一来,大富科技对华阳微电的长期股权投资,即由成本法改按权益法核算。权益法的核心是“公允价值”,也就是说,剩余的49.5%股权,要按公允价值重新体现。那么华阳微电的市场整体估值是5.4亿,49.5%就是2.7亿啊。
原来初始投资成本3000多万,现在变成2.7亿元,公允价值与原来账面价值之差2个多亿,计入投资收益。这样一来,仅仅是改了一下会计计量方法,就为2014年全年净利润打下半壁江山。2.5%的股权转让原来深意在此!
大富科技说,在这笔股权转让之前,还获得了华阳微电分配的现金股利1827万元,所以转让这笔股权后,大富科技对华阳微电的初始投资3111万元全部收回来了。

2

如此看来,华阳微电是一家很赚钱,也很被市场认可的公司。
随着大富科技业绩暴涨近十倍,其股价也从2013年末的5元多,涨到2015年上半的50多元。股价也暴涨十倍。
但会计计量方法的改变,带来的终究只是“纸上财富”,并没有真正的现金流。韭菜们若具备一定的会计知识,就不会被大富科技暴涨十倍的业绩所迷惑。
2015年,带着智能穿戴、物联网、游戏开发概念的华阳微电在新三板挂牌,彼时募资按6亿元的估值发行。但实际上2015年末,华阳微电的净资产只有4000多万元,净利润-300万元。
新三板的估值泡沫到了2017年逐渐破灭。华阳微电挂牌新三板三年多来,从来没有盈利过,到2017年末,净资产只有2600万元。
毕竟是公众公司,华阳微电的股权价值想藏也藏不住。2016年,大富科技先对持有的华阳微电股权做了3200万的减值准备,到了2017年,又一下子计提了1.83亿元的减值准备。原来账面2.2亿元的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后只剩下1300万元。
这意味着,华阳微电,这家曾被称为“国内首家专业封装RFID电子标签”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大富科技认可的全部股权公允价值,从2015年挂牌时的6亿元,跌至2017年末2600万元,95%的财富灰飞烟灭。
别看它是新三板,华阳微电的股权价值果不是真材实料,总有一天现原形的。

3

2017年,大富科技财务“大洗澡”。其年亏损5.3亿元,造成巨亏的一半原因是,对三家参股公司计提了2.73亿元的资产减值准备,其中华阳微电计提1.83亿元。
泡沫消退,股价也打回原形。从2015年6月高点至今,大富科技的股价,从50多元,跌至9元附近,跌去80%以上。
如果给大富科技颁一个“业绩过山车”的大奖,知更君相信孙尚传的获奖感言是:“感谢人民感谢时代,感谢不朽的会计准则,感谢我大新三板。”
正是神奇的会计准则,给予了大富科技暴增巨盈的操作空间,以及大股东趁机套现的良机。
大富科技实控人孙尚传,虽然不是孙尚香,但也长袖善舞。
大股东的办法总比小韭菜多。2016年和2017年,在股价20-30块钱的位置,大股东通过发行可交换债券和股票质押,套现超过28亿元。(按5折质押率计)
大富科技如此调节利润,让知更君想起了多年前的“琼民源”。上世纪末,琼民源在未取得土地使用权的情况下,通过与关联公司的合作建房、权益转让等方式,虚构利润5.4亿元;通过对虚构投资项目的资产评估,虚构6.5亿资本公积。使得其股价从年报公布日的3.65元,短短几个月内窜至20元以上。
最后查实,琼民源控股股东与关联公司先大量买进“琼民源”股票,再以虚构的利润抛出“利好消息”,使股价大幅上升,然后在高位抛出,韭菜接盘,大股东牟利。
如今,继2017年巨亏后,2018年大富科技前三季再度亏损,走到了卖壳的边缘。人们这才看出谁在裸泳。
琼民源和大富科技的案例告诉我们,千万不要被所谓评估价值,或所谓公允价值所迷惑,那些缺乏经济实质、由公允价值提升带来的利润暴涨,或净资产暴涨,极易被人为调节。但是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虚增的业绩,总有一天要加倍还回来,到时候股价回吐,韭菜们又要被割了。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

新三板报法律顾问

李明燕
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李明燕律师,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执业律师,注册会计师,执业18年,并兼任中央财经大学金融专业硕士生导师,著有《企业大合规》一书。李明燕律师曾供职金融机构多年,精通金融市场领域业务,成功代理多起证券索赔案件。
邮箱:limingyan@globe-law.com
电话:+86 18610810467

李元
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李元律师,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美国天普大学,获得L.L.M学位。李元律师曾就职于全国先进法院,并曾在北京市高院任职,专注刑事审判、辩护领域15年。李元律师在刑民交叉,尤其是金融犯罪、犯罪索赔领域经验丰富。
邮箱:liyuan@globe-law.com
电话:+86 13917539507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