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报会员简介

退出新三板“赶考”科创板,新锐股份利润增速放缓恐成“拦路石”

导语:2018年及2019年,新锐股份营收利润均有所增长。但其2019年核心产品单价同比增速突然放缓,甚至转增为减,而同年净利润增速也大幅降低

正文:

科创板的出现,掀起了科技公司转板上市热潮。如九年前从新三板摘牌的华润微电子(688396.SH),于今年成功登陆科创板,半导体企业天科合达新三板退市后于今年7月重新递交了招股说明书,拟冲刺科创板。

近日,《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又一家从新三板摘牌后转战科创板的技术公司苏州新锐合金工具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锐股份)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书。

2015年12月14日,新锐股份成功登陆新三板。挂牌期间,该公司曾因2016年年报未按期披露,构成信息披露违规而被实施自律监管措施。最终于2020年2月24日终止了在新三板挂牌。

此次IPO,为了解决公司目前存在的产能瓶颈,巩固和提升市场地位、增强整体竞争力,并实现生产与研发的协同以及人才引进,新锐股份计划将本次拟募集到的7.35亿元资金投向硬质合金制品、牙轮钻头和研发中心建设三个项目,剩余一部分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该公司招股书注意到,2017年—2019年(下称报告期),新锐股份营收增长较为稳定。但2019年其核心产品单价同比增速突然放缓,甚至转增为减。

此外,作为高新技术产业公司,新锐股份未来或需要大量研发投入和人才梯队建设,因此该公司可能存在人才技术储备不足的风险。

业绩增速趋缓

招股书显示,新锐股份主要从事硬质合金及工具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自成立以来,该公司长期专注于该领域的技术开发,逐步掌握了矿用、切削及耐磨等应用领域的硬质合金核心技术,具备较高的生产工艺水平,并且建立了完善的销售渠道。

发展至今,新锐股份的硬质合金产量连续多年位列国内前十,并已成为少数能够与山特维克、阿特拉斯等跨国公司在凿岩工具等矿用硬质合金工具细分领域竞争的国内企业之一。

据招股书信息显示,报告期内新锐股份的营收利润有所增长。其中,营业收入分别为5.35亿元、6.40亿元和6.9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49亿元、0.80亿元和0.91亿元。时至2020年上半年,该公司营收为3.47亿元,净利润0.60亿元。若照此趋势发展,今年公司的全年业绩较去年相比亦将有所增长。

然而,《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营收利润增长背后,其增速却有下滑趋势。数据显示,2019年新锐股份营业收入同比增速由2018年的19.99%降至8.41%;同期净利润增速更是较2018年的63.27%缩水近50个百分点,仅为13.39%。

新锐股份近年部分财务数据指标情况

 

数据来源:公司招股书

核心产品收入增速骤降

据了解,新锐股份主要产品包括硬质合金、硬质合金工具及配套产品,而前两种产品所贡献的合计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超70%的比重,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分别高至74.54%、78.52%、76.76%和75.88%。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近年来新锐股份上述两种产品的销售单价增速在2019年出现突然放缓的情况。

具体来看,据招股书数据披露,报告期内硬质合金的单价分别为376.91元/千克、462.12元/千克和403.62元/千克,2019年的同比增速由2018年的22.61%转正为负,达-12.66%;同时期,硬质合金工具单价则长期呈下滑趋势,分别为1.22万元/套、1.18万元/套和1.13万元/套,同比降幅由2018年的3.42%进一步滑至2019年的3.44%。

受此影响,报告期内该公司前述两种产品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速随之在2019年时突然放缓。其中,硬质合金收入同比增速由2018年的29.51%降至0.87%;而硬质合金工具2019年的收入同比增速仅有19.74%,较上一年同期缩水了近6个百分点。

这是否意味着,新锐股份2019年业绩增速的突然放缓,与公司核心产品单价的突然下滑有关?产品单价为何会突然下滑?对此,《投资时报》研究员电邮沟通提纲至新锐股份,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新锐股份2017年—2020年上半年主营业务收入按产品类别构成情况

数据来源:公司招股书

或存技术人才储备不足风险

据了解,新锐股份所生产的硬质合金产品种类丰富、应用领域众多,细分行业的市场需求变动极易影响该产业链新技术、新产品的发展方向。

在研发投入方面,据招股书数据披露,报告期内新锐股份的研发投入较大,分别达0.33亿元、0.35亿元和0.37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6.09%、5.40%和5.40%。

在技术团队建设方面,该公司通过股权激励、增量分享等手段对公司技术人才进行激励,经过多年的人才培养和储备,截至今年6月末,新锐股份的研发人员为88人,占员工总数的比例为12.64%。

但需要注意的是,随着业务的不断拓展,新锐股份需要更多的高素质专业技术人员,并且前期的高研发投入也需要得到较高收效。

如果未来新锐股份前期大量投入的新技术、新产品研发失败、不能实现产业化,或者该公司在新技术、新产品的研发方向选择、技术创新机制和人才梯队建设等方面未能很好地适应产品研发和技术创新的需要,将对该公司的竞争优势和正常经营造成严重不利影响,从而对公司的正常经营和业绩营收造成不利影响。

《投资时报》研究员 吕贡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新三板报法律顾问

李明燕
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李明燕律师,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执业律师,注册会计师,执业18年,并兼任中央财经大学金融专业硕士生导师,著有《企业大合规》一书。李明燕律师曾供职金融机构多年,精通金融市场领域业务,成功代理多起证券索赔案件。
邮箱:limingyan@globe-law.com
电话:+86 18610810467

李元
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李元律师,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美国天普大学,获得L.L.M学位。李元律师曾就职于全国先进法院,并曾在北京市高院任职,专注刑事审判、辩护领域15年。李元律师在刑民交叉,尤其是金融犯罪、犯罪索赔领域经验丰富。
邮箱:liyuan@globe-law.com
电话:+86 13917539507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