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报会员简介

市值超1000亿港元!离开新三板再战港股的泡泡玛特 生意怎么这么火?

年轻人的消费能力,真的无法想象。

号称“盲盒第一股”的泡泡玛特首日开盘即大涨,超100%,市值一度突破1000亿港元。截至发稿,涨幅回落至84.29%,报70.95港元/股,市值为974亿港元,动态市盈率达189.23倍。

在前一日,泡泡玛特定价38.5港元,超购近356倍,冻资2237亿港元,一手中签率15%。有消息传出,当天老虎证券暗盘段就已经大涨超100%。

自从新三板退市之后,泡泡玛特缘何又能成功在香港上市?为何又如此能受到资本的追捧?

半年卖出1350万个?

“我从未买过一个盲盒,但听说这次港股要是能打新中了,估计能赚不少。”

一位近40岁的老股民老孙(化名)对笔者表示,这些新东西他一点都不懂,但就是看券商机构吹得特别火,所以也就关注了这件事情。“不仅仅是这个泡泡玛特我不懂,所有和年轻人相关的东西我都不懂,就像那个什么哔哩哔哩,最近股价涨得不也很凶吗?”

早在泡泡玛特这次上市之前,资本市场就已经给出40亿到50亿美元的估值。面对泡泡玛特38.5港元的定价,华金证券曾推出研报表示,泡泡玛特2021年合理市盈率估值倍数为60倍,对应的市值为813.8亿港元,合每股58.91港元。

即使再如何高估,也没想到,今日开盘,泡泡玛特市值一度超过千亿港元。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泡泡玛特的创始人王宁和妻子持有近49.8%的股权,这也意味着,这对80后夫妇的身价也随之超过500亿港元。

从泡泡玛特提交的招股书来看,这家公司似乎的确做的是一门暴利买卖。

根据泡泡玛特提交的招股书显示,从2017年到2019年,泡泡玛特营收分别为1.581亿元、5.145亿元、16.834亿元,后两年营收的增长分别达到了225.4%、227.2%。在今年的上半年,泡泡玛特实现营收8.18亿元,对比去年同期,营收增长了50.5%。

从净利润上来看,泡泡玛特的吸金能力更可怕。2017年到2019年泡泡玛特的净利润分别为156万元、9952万元、4.51亿元,净利润3年暴增了近300倍。今年上半年,泡泡玛特的净利润为1.41亿元,同比增长了24.4%。

很明显,泡泡玛特的毛利率也在不断提高。2017年到2019年,泡泡玛特的毛利率分别为47.6%、57.9%和64.8%。今年上半年,泡泡玛特的毛利率进一步提高,达到了65.2%。

横向对比一下,一瓶五粮液的毛利率也才在75%左右。如果泡泡玛特的净利润进一步提高,盲盒的毛利率难不成有望媲美白酒?

截至2020年6月30日,泡泡玛特已经拥有360万名注册会员。泡泡玛特运营93个IP,包括12个自有IP、25个独家IP及56个非独家IP。其中,自有IP包括Molly、Dimoo等,独家IP包括Pucky、the Monsters等,非独家IP包括米老鼠、Hello Kitty等。

根据招股书显示,泡泡玛特2020年上半年就卖出了1350万个盲盒。这样算下来,平均每个盲盒售价在60块钱左右。

盲盒暴利的秘密

盲盒到底是个啥,怎么能这么赚?

95后大学生文原厂(化名)对笔者表示,在他看来,盲盒就和当初的抽卡一样,只不过更贵。“盲盒其实还挺贵的,一个几十块钱,每组盲盒中有不同的角色,如果能抽到我自己喜欢的,其实还是挺惊喜。”

笔者通过查看泡泡玛特的天猫旗舰店发现,在其最近推出的耶诞谜语系列盲盒中,共有12款一般类角色和一款隐藏角色,每个盲盒单价为59元。而从外观上来看,一个盲盒的大小几乎不足一个成年人手掌大小,盲盒中的手办还要更小。消费者可以单一购买,也可以一下购买一整盒。这样算下来,一整盒就是708元。这一系列月销在1000套以上。

文原厂说:“主要是有的角色不是自己喜欢的,买一整盒感觉有点亏,但是一个一个买,有时候买好多,也买不到自己喜欢的。对于我一个学生来说,让我花小一千块钱买一套小玩具,还是挺奢侈的。”

值得注意的是,泡泡玛特的旗舰店中特别指出:本店所有盲盒商品不支持无理由退货退款。

消费行业分析师陈浩(化名)对笔者表示,他很能理解盲盒消费者的这种心理,因为男性消费者和女性消费者确实存在不同的喜好偏向,泡泡玛特明显更加偏向于女性消费者。“尤其在收集这上面,女性消费者一般确实会表现出更强的消费能力。”

从事心理学研究的代越(化名)则从另外一个角度作出了阐释,他认为盲盒生意成功的另一个关键原因就在于“未知”。代越表示,首先消费者选择购买一个盲盒,说明他对于这一IP是感兴趣的,但是他却不知道能不能买到自己最喜欢的,所以就会不断去尝试,这种方法很容易在短期内提高消费者的复购率。

代越说:“更关键的是,每组盲盒中的那个隐藏款。毕竟你就算买了一整套,也不一定可以买到隐藏款。这就会激发消费者的下一层消费需求。”

他还表示,当造成这种供需差异的时候,某些量少的受追捧的盲盒就具有了收藏价值,“也就很容易产生溢价”。

“羊群效应是始终存在的,在金融市场更为常见。许多人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盲盒是什么,但看到周围的人在玩时,也就有了抽盲盒的欲望了。不确定性的回报和从众心理,导致了盲盒的火爆。”代越说。

不过,文原厂对笔者表示,他本人并不是很喜欢泡泡玛特的盲盒,因为他觉得有点“女性化”。“泡泡玛特的很多盲盒,比如Molly,确实很可爱,但是我个人却更加喜欢机甲这一类的,我更愿意为这一类的盲盒付费。”

陈浩也同样提出一个担忧。

根据不完全数据统计,不仅仅是泡泡玛特,内地已有不少于10家的上市公司涉及潮玩盲盒领域。比如,奥飞娱乐此前表示,公司通过潮玩商品进入年轻人市场,推出“阴阳师”IP的盲盒、手办等系列产品,并在线上平台哔哩哔哩以及名创优品等年轻人爱逛的线下门店进行销售。

实际上,泡泡玛特早年在新三板上市的时候,业绩表现一般,2014到2016年曾经连续3年亏损,其3年的营收分别为1703.21万元、4537.53万元、8811.85万元,净利润分别为-277.29万元、-1598.04万元、-2889.05万元。

直到2015年,泡泡玛特开始转战IP运营,外加引入盲盒的玩法。2018年7月,泡泡玛特收购了Molly在中国的知识产权所有权,泡泡玛特从此开始新的暴利买卖。

在陈浩看来,好的IP对于盲盒产业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只有IP吸引人,才能让消费者有购买的欲望。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做盲盒,IP的竞争也必然变得更加激烈。盲盒企业的未来也许并不会那么乐观。”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新三板报法律顾问

李明燕
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李明燕律师,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执业律师,注册会计师,执业18年,并兼任中央财经大学金融专业硕士生导师,著有《企业大合规》一书。李明燕律师曾供职金融机构多年,精通金融市场领域业务,成功代理多起证券索赔案件。
邮箱:limingyan@globe-law.com
电话:+86 18610810467

李元
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李元律师,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美国天普大学,获得L.L.M学位。李元律师曾就职于全国先进法院,并曾在北京市高院任职,专注刑事审判、辩护领域15年。李元律师在刑民交叉,尤其是金融犯罪、犯罪索赔领域经验丰富。
邮箱:liyuan@globe-law.com
电话:+86 13917539507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