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报会员简介

“量子之父”遭威胁后续:九州量子(837638)前董事长被公诉抖出“前仇旧恨”

2018年9月14日,因短信威胁恐吓“量子之父”潘建伟的妻子楼某某,浙江九州量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州量子”)前董事长郑韶辉涉嫌寻衅滋事罪一案,在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一年前的2017年9月,中科大量子科学家、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大国盾”)董事长彭承志发表公开信称遭到郑韶辉短信威胁,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鲜为人知的是,就在郑韶辉和彭承志短信互骂之前的2017年8月下旬,郑韶辉也向潘建伟的夫人楼某某打电话、发短信进行了威胁恐吓,潘建伟为科大国盾的另一创始股东、素有中国“量子之父”之称。
随后,楼某某向警方报案。2017年9月4日,合肥市公安局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将郑韶辉等人刑拘,最终因寻衅滋事罪公诉。
2018年9月14日,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庭审期间双方的争议焦点是郑韶辉到底为何发送威胁短信。
检方认为,郑韶辉是因中科大上海研究院等方面发布了与九州量子建设的“沪杭干线”从未进行合作的公告,影响到九州量子的融资等而引起的;而郑韶辉则坚称,“沪杭干线”与科大国盾的合作有众多物证支持,没有必要通过短信威胁恐吓,需要的话我们发个公告就可以。事情的根本原因是向彭承志、赵勇等科大国盾的9位高管追要3234万元借款无果后气愤而为。
量子之父卷入
包河区检察院在公诉书中宣称,因潘建伟所带领的中科大上海研究院和中科大合肥微尺度物质国家实验室科研团队发表了与“沪杭干线”投资方、建设方没有任何合作的声明,影响到九州量子借助中科大量子科研进行宣传的目的,为使潘建伟妥协,2017年8月底郑韶辉本人及被授意的臧振福以匿名电话、短信的形式威胁潘建伟之妻楼某某,称要用榔头敲死其儿子和女儿。
公诉人还称,郑韶辉等人此前在包河区公安分局供述:发送威胁短信是因中科大上海研究院等发布公告称从未与“沪杭干线”有任何合作,影响到九州量子的融资等,向楼某某打电话、发短信是为了给潘建伟施加压力。
郑韶辉当庭承认曾在包河区公安分局做出过如上供述,但打电话和发短信威胁恐吓的真实原因是让楼某某协调将3234万元借款归还科大国盾。
郑韶辉详细解释到,在多次向彭承志催款无果后,郑韶辉转而向楼某某求救。“因为楼某某作为创始股东潘建伟的妻子,和其他几个股东关系很好,我希望通过楼某某说服他们把借款还回科大国盾的账户,但是和楼某某的沟通并不顺利。一气之下,我便授意臧振福购买匿名电话卡通过电话和短信恐吓楼某某。”
公诉方问郑韶辉是否有楼某某与其他股东关系好的证据,郑韶辉称这事很多人都知道,但当庭并未拿出实质性证据。
郑韶辉还解释道,当时公安人员针对威胁恐吓提出了两个原因,其中包括中科大上海研究院发布公告与“沪杭干线”没有任何合作,但并未提及3234万元借款的事。
“因为在没有评估报告的前提下,随意压低科大国盾的估值,将原本已经打入科大国盾的入股款中的3234万元,又转给彭承志等个人,而科大国盾是中国科技大学控股的,很明显是国有资产减少了,而我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了协助的作用,我怕惹上官司。而对于发恐吓短信,只是气不过,没有实施,觉得不严重,所以承认了。”郑韶辉进一步解释称。
此前,郑韶辉曾主导云鸿基金入股科大国盾,但在入股过程中科大国盾变更原来的入股协议,在没有任何机构做出评估报告的基础上,短短两个月内将原本50元/股的入股价格降低为约36元/股,从而节省出3234万元。随后科大国盾将云鸿基金支付的投资款中的3234万元又返还给云鸿基金,云鸿基金转而再将该3234万元“借”给包括科大国盾董事长彭承志在内的9位高管。
在科大国盾的主导下,郑韶辉代表云鸿基金与上述9位高管签订了借款协议,协议约定分别将3234万元借给彭承志、赵勇等9名科大国盾的高管,借期为20年(自2014年9月10日起至2034年9月9日止),借款无利息。协议还规定,如果安徽量子(科大国盾前身)在A股上市成功或者成立以后安徽量子累计利润达到1.7亿元,云鸿基金将3234万元作为奖励,不需要彭承志等人还款。
“根据当时的科大国盾的发展趋势,上述两个条件都非常容易达到。”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行人士分析称。
“这几乎就等于是送。”郑韶辉直言。起初觉得对于云鸿基金的投资人来说没什么损失,本来说的就是这些钱。只是有些钱改变了用途而已。但后来觉得不妥,可能会涉及国有资产流失。于是开始追要3234万元借款,并要求将3234万元还回科大国盾的账户。但科大国盾方面表示,上述借款是经过股东大会和董事会同意的,彭承志等人多次拒绝偿还借款。
就科大国盾股东大会、董事会在协议已经履行的情况下,又主动提出降低估值和股价,将云鸿基金省出来的钱无偿借给科大国盾的高管是否妥当以及其他相关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于9月13日来到科大国盾大股东中国科技大学进行采访,中国科技大学新闻中心主任杨保国称,开庭前,上级有命令对于此事不便接受采访。
9月18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又多次拨打杨保国办公室电话均无人接听。
是否合作
2017年7月18日晚间,中科大上海研究院声明,近日网上出现的以《九州量子成行业探路者 揭开量子通信产业化帷幕》为题的新闻报道不实。中科大上海研究院表示从未设置所谓“沪杭干线”的中继站,也未与所谓“沪杭干线”的建设方、投资方发生任何性质的业务往来与合作。
而在庭审现场,公诉人出示的科大国盾董事长彭承志的一份证词一改之前与“沪杭干线”从未合作的说法,承认签订过买卖合同,为沪杭干线提供过设备。
但郑韶辉当庭指出,沪杭干线是在潘建伟的团队密切帮助和联系之下修建的,并称有十余个包括潘建伟或彭承志在内的工作群,在微信工作群中经常围绕沪杭干线为题讨论。
同时郑韶辉方向法庭出示了2014年6月郑韶辉任总经理的浙江国贸东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贸东方”)与安徽量子通信技术有限公司(科大国盾前身,后文统一称科大国盾)签订的《量子通信技术产业化合作协议书》,协议书明确提到建设沪杭干线。而另一份没有时间的浙江神州量子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州量子网络”)与科大国盾签订的《合作框架协议》也载明,神州量子网络将组建运营公司建设沪杭量子干线。
以及潘建伟在2014年2月24日写给时任浙江省省长李强的信中也明确提到,建议京沪干线至杭州的延伸路线并继续向南,并称国家发改委和有关部门对此建议充分肯定和支持。
公诉人当庭宣读潘建伟的证词称,潘建伟夫妇与郑韶辉并无个人恩怨,均为业务往来。这一说法遭到郑韶辉的强烈反对,“潘建伟看中的是我的资本运作经验而非国贸东方的背景,而且是潘建伟劝我离开国贸东方一心搞量子,其中2015年至2016年潘建伟频繁到杭州,是我给他安排住宿买火车票的,我的手机里至今还保留着聊天记录和购票记录,怎么能说没有个人经济往来?”
郑韶辉进一步指出:“此外,在潘建伟夫妇套现的时候我曾管理的云鸿基金持反对意见,因此得罪了潘建伟夫妇,我和潘建伟夫妇存在个人恩怨。”
据悉,2016年12月16日,科大国盾第一届董事会第八次会议上,潘建伟以130元/股转让了持有的270万股股份,股权转让款为3.51亿元,扣除所得税后潘建伟套现2.808亿元。
《中国经营报》记者就科大国盾是否与“沪杭干线”有过密切合作以及潘建伟是否与郑韶辉有密切交往等事项采访潘建伟,潘建伟回复称一切以法庭采信的证据为准,并称他相信法律。
同时,潘建伟称详细采访要得到校方同意,《中国经营报》记者又多次致电中科大宣传部、党政办、资产管理公司以及监察处均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本案未当庭宣判,将择日宣判。
来源:中国经营网 作者:李超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新三板报法律顾问

李明燕
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李明燕律师,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执业律师,注册会计师,执业18年,并兼任中央财经大学金融专业硕士生导师,著有《企业大合规》一书。李明燕律师曾供职金融机构多年,精通金融市场领域业务,成功代理多起证券索赔案件。
邮箱:limingyan@globe-law.com
电话:+86 18610810467

李元
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李元律师,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美国天普大学,获得L.L.M学位。李元律师曾就职于全国先进法院,并曾在北京市高院任职,专注刑事审判、辩护领域15年。李元律师在刑民交叉,尤其是金融犯罪、犯罪索赔领域经验丰富。
邮箱:liyuan@globe-law.com
电话:+86 13917539507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