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性

墨麟股份年前核销坏账1866万 除规范外还有一个问题一个疑惑

新三板报提示快速阅读:
1、欠款的14家公司与墨麟股份无关联,属于经营性风险。
2、公司在2018年半年报并没有披露坏账增加的风险。
3、公司有一处诡异的措辞,引发质疑公司与安徽尚趣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关系。
4、在2018年最后一个转让日核销,是公司规范运营的成果。

公告显示,有14家公司拖欠账期,需要核销应收账款1866.45万元。之前已经计提坏账1651.75万元,占坏账的88.50%,影响2018年下半年损益214.71万元。
公司表示,此次核销不会影响公司持续经营能力。能真实反应公司的财务状况。
用白话来说,就是公司冲抵坏账,从账面上多赔了214.71万元,这会影响公司2018年收入,但是这是公司的真实的财务状况。在2018年的最后一个转让日发布公告,显然是公司治理发挥的作用,规范了公司的财务。

新三板报追查此次核销的14家企业,试图从中找出与墨麟股份的其他关系。
14家欠款的公司情况:
欠款的14家公司与墨麟股份无关联,属于经营性风险。
通过天眼查发现,除一家香港公司,一家台湾公司,一家韩国公司外,均为国内游戏领域的公司或是全资子公司。从公开数据上看,与墨麟股份均为合作关系;从欠费的主要项目看,为“游戏运营分成”。
其中,欠款最多的为安徽尚趣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三七互娱(上海)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北京游龙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是游久时代(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斯塔克互动科技有限公司则是一家香港公司。
另外,深圳市天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湖南乐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天津百度紫桐科技有限公司没有找到相关的公开信息,乐同科技(杭州)有限公司则已经被注销。
公司在2018年半年报并没有披露坏账增加的风险。
从各个公司的股东关系上看没有关联企业。据此推测,是坏账风险为公司运营风险导致。不过在2018年半年中,公司并没有披露公司存在坏账增加的风险。

公司有一种诡异的措辞,谁是谁的子公司:

从字面上看, 很容易理解为,安徽尚趣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墨麟股份的子公司,但是其2018年中报中没有这家公司。

在天眼查里, 安徽尚趣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三七互娱(上海)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该公司旗下的37游戏平台正是公司依赖的网络游戏运营平台,目前该平台正是升级中。

业务与融资的疑惑
值得注意的是,200万的游戏授权金也被拖欠了,这似乎不符合游戏授权的管理。而且拖欠的还是一香港公司斯塔克互动科技有限公司,无法跟踪企业发展路径。不知道为什么可以挂账的方式进行授权。
唯一的合理的解释是话语权太弱,求着对方来拿授权。墨麟股份成立于2011年11月是专业的全球化娱乐内容研发及发行公司拥有员工1700余人。

再有就是对于墨麟股份来说,除2016年公司净利润为正以外,近两年利润均为负。似乎就是为融资而实现的盈利一样。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公司以27.30的价格融资7000多万。

游戏产品的舆情:
从公司中涉及的游戏项目来看,安徽尚趣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独家代理游戏运营《战神诀》被玩家批评BUG太多,并说腾讯和量子已经放弃了这个游戏。
从玩家的评论中可以分析出,国产游戏的内涵太低,以圈钱和花钱为主。这也是国产游戏的问题。对于《龙纹战域》来说,玩家表示若是没钱买不到好装备也当不成快意恩仇的大侠,只会成为任人宰割的鱼肉。
根据知乎的介绍,如今网游市场的收入分为三种:
1、代理权,通常是运营方问游戏开发商购买游戏在一定时间以内、某个地区的游戏运营权。
2、买断式。很多代理的海外的游戏,基本都是如此。即一次性支付给游戏公司一笔费用,运营所得到的收益不需要与游戏公司分羹。
3、代理费+收益分成。这个模式不然就是低代理费+高分成,运营与游戏双方都减少风险;不然就是高代理费+分成,这个得看游戏品质和游戏方的实力。
注:公告解读不对针对公司,为新三板报选题会随即选取。如有需要解读的读者,请给子沐君留言或发邮件到liuzimu@xinsanbanbao.com。

新三板报客服微信号“></div><!-- /adman_adcode_after --><!-- --><!-- Page reform for Baidu by 爱上极客熊掌号 (i3geek.com) --> <div class=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