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峰对话:《新三板与马拉松》

2019年3月30日9:00,以“寻找鲨鱼苗”为主题的2019(第三届)新三板品牌峰会于北京顺义区北京首都机场希尔顿酒店举行。

本次高峰对话的主题是《新三板与马拉松》,会议由丝路友邦董事长吴婧主持,品牌联盟董事长、品牌联盟商学院院长 王永、东北证券新三板研究负责人 付立春、路演天下董事长   张永刚、启迪创投投资副总裁 赵 提、跑哪儿科技联合创始人、“百马大叔”田同生参加高峰会谈。
以下是会议实录:

吴婧:大家下午好。新三板行业其实现在一直处于寒潮当中,受困于新三板的寒冬,也受困于新三板摘牌的影响,很多企业在这个过程当中摇摆不定,很多的企业是选择坚持,选择跑完这个马拉松比赛,这个也和我们马拉松的精神,长跑精神,坚持精神,挑战自我的精神是相契合的。我们通过政策的解读也让新三板企业坚定了我们只要坚持就可以达到终点的信心,我们可以看到胜利的希望。
今天在座的嘉宾有品牌联盟董事长王永先生,你怎么看待我们在新三板这个企业中,在马拉松这么一个长跑的过程中,他们是如何去做到我要坚持下来,我不要倒在胜利的前沿?
王永:这样,我在讲之前,我先建议大家都起立一下,请全体起立一下。我为什么站起来让大家休息一下?因为大家可能比较辛苦了。我是比较有资格参加这场对话的,因为我是一个新三板的企业的董事长,同时我也是马拉松的跑着,我当然不如我们的“百马大叔”,我也是进步非常快的马拉松的选手,我现在的成绩已经跑进了四个小时,在下次跑的时候我能跑进330,大家可能对330没有什么概念,330的概念是中国的跑手分四类,一个是精英选手,一级选手,二级选手,三级选手。我现在是一级选手的水平,再往上是精英选手。
我想告诉各位,很认真的跟大家分享一下跑马拉松和做企业的关系。跑马拉松我想告诉各位不只是坚持,我到目前为止我跑的总里程加起来不到500公里,是按照跑马拉松的人算起来我的跑量是最少的那5%的人,但是我的成绩已经达到了20%的水平。为什么?因为方法非常正确,而且我告诉各位我现在是享受到了跑马拉松给我带来的乐趣。如果一件事情如果你没有乐趣你靠坚持是非常痛苦的,而且这是反人类的,如果你不能享受过程,从马拉松中间找到乐趣,这个事你别干。我想分享的是做企业是一场马拉松,我们从马拉松中间找到自己的快乐。谢谢。
吴婧:感谢王总跟我们的分享,付立春总是东北证券新三板研究的负责人,你有自己的主题和想法沟通,你对于新三板优胜劣汰,是劣币驱逐良币这个观点上你怎么看?
付立春:感谢主持人,很高兴在大家热场完了以后,这个时候可能睡不着了,而且还放松了。我一句话介绍一下自己,这里面很多的老朋友,非常开心,也有很多的新朋友不太认识。我刚才上厕所的时候一个非常执着的我的朋友,说一定要给你换名片,我说我先上厕所,我在厕所等你,完了之后再换名片。我说先加个微信嘛。我是叫付立春,清华大学的博士后,也有一些学术坚持,在做了一些关于还比较高端的一些资本市场相关的课题,同时也在券商负责研究,同时也是因为智投的创始人,做了十多年的资本市场。
今天在这个背景下,我可能会说的更放松一些,让大家理解的更容易一些,达到这个目的。我今天想说的就是,包括新三板,刚才很多提了科创板这个市场,它的一个建设,或者它的过程当中是优胜劣汰,还是劣币驱逐良币。我们以新三板为例,一万多家企业,去年是,前年是今年还是,因为有的企业上来,更多的企业是退出去了,退出去的这些企业有一些是转板的,包括H股上市的,有的报科创板的,还有一些是自己摘牌的,你说它是优质企业,还是劣币?这很重要,你的一个循环,你市场的一个生态的循环就证明了你这个市场的一个吸引力,你的市场发展的程度,发育的程度,或者我们和大家说的净化的程度有多少。在市场建设当中我们重新审视这个市场,存量的这些企业是不是在逐渐的净化,还是说好企业都走了。
我想本来今天想展开一点,可能时间也没有太允许,我就简单说一下从基本的,我们要抓住一个核心,就是在市场建设过程当中提高它的定价效率,交易很重要,但是定价效率背后的话,一个信息的充分、完全,或者一个对称,以及今天比如说跟大家见面一块聊,大家很多都知道信息对称,这个很重要,参加这个会很重要,跟大家交流。然后还有一个道德风险的问题,因为中国的信用体系相对来说确实还是比较弱的一个状态,这时候大家去沟通,去交流会发现合作有很大的一个担心,这种就是所谓的交易成本。这也是新三板建立之初它解决最核心的问题,现在新三板要升级要发展,也要从这个角度去进行一个核心的介入,这样才能真正的发展,所以也算是通识吧,跟大家交流,聊一下。无论新三板也好,还是科创板也好,你如果不把信息披露做到真实充分完整,后面还有有效等等,你做不到位,可能市场效率都不会高。大家坐在一起交流的时候你防我,我防你,大家相互忽悠的话,这个太累了,我干脆走了,很多人有这个想法。我很愿意来这个场合,感谢王总有交流的机会,大家开诚布公的交流,充分的合作,前提是你把自己的专业做好。经济学最基本的理论就是专业分工,在这个基础上在充分的交流合作,这样效率就起来了,大家又共同进步了,很多的事情都可以套进来,解决我刚才说的课题,你真正的优胜劣汰,形成一个良性地机制,美国内变原来6000家,现在是3000家,是自己淘汰了,被迫退市了,是优胜劣汰的机制,就是检验你市场是不是建设好的机制。所以我们从信息,从道德的层面来说有可能会形成优胜劣汰的机制。而不是说新三板的从业者也好,参与者也好好像都低人一头,其实不是的,我们专业投资能力很高的,最后不要把最高端的投资者,参与者都给驱逐出去了,最后都剩的比如说第三届变成了一届不如一届,我看这届做的越来越好了,所以我们共同往这边努力。
吴婧:感谢付总,我们在这个市场上要互相信任,你要用你专业的态度对待这个市场,这个过程中我们就会产生一些交流,产生新的一些机会存在。我现在接下来的话题我们交给我们的路演天下的董事长张永刚先生。
张永刚:我觉得今天这个命题特别好,新三板与马拉松,那我觉得这里面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新三板,一个是马拉松。那么我们要解决新三板和马拉松什么关系?我们还要解决新三板企业和马拉松什么关系。你会发现马拉松最终赢的人一丁不识发令枪一响跑的最快的那个人,赢的人一定是坚持奔跑的人,有人说现在我们作为新三板的企业,你在跑一场马拉松,我是说2013年我们新三板开板了,大家都拥挤的一窝蜂到新三板你就成功了?不是。关键看你有没有力气,你有没有情怀你有没有战略能够跑到终点。
在我看来谁在跑马拉松和路没关系。当然跟路也有关系,我认为新三板可以把它比喻成一条路,我们新三板的企业在新三板这条路上,在跑马拉松,但是我们既然到了新三板这条路上,我们就要首先知道我们的初衷是什么,我们难道就是为了简单的在新三板上跑吗?你一定有一个愿景,一定有一个目标,一定有一个初衷,你的初衷是什么?我觉得我们人,我新三板企业是在路上跑的,不应该被新三板什么定位而影响我们自己的初衷,你无非是做大自己的企业,做强自己的企业。
那么你作为这条路上,到底跑玛莎拉蒂还是夏利,这条路并没有影响你企业本身的优质,也没有影响你赛手的技能,也就是说如果你是好的一部车,无论是在公路上跑,还是高速路上跑,我觉得你都能跑得很好。
所以我们作为新三板和马拉松,我们要归还到我们企业的本质和初衷,我们是为了做大自己做强自己。所以我们自己没有发展好,千万不要怨路不平,新三板如果你和美国的纳斯达克比,美国的纳斯达克1971年有80年的历史,和纽交所比,也有200多年的历史,我们从2013年算的话,仅仅有六岁,和50多岁的人比,和200岁的老人比,我觉得我们应该把视角拉长一点。如果说用未来十年,大家想想跟着我的思路走,如果我们这条马拉松在未来10年才结束的话,再看今天我觉得仅仅是一个插曲,不能称之为困难一个伟大事物的问题不是一帆风顺的,有这样那样的坎坷,有这样那样的崎岖,你战胜这些崎岖和坎坷才能方显你的英雄本色。
我想说新三板企业你是赛手,你是跑马拉松的那个人,而新三板你就是那条路,马拉松还不要忘了,我们新三板,我们马拉松最终的目的是什么?我们马拉松最终的目的是为了传递胜利的消息,为了信息的沟通。我们新三板企业如何发展好?你当然需要和媒体进行沟通,和投资人进行沟通,和产业上下游沟通,也就意味着信息披露,信息沟通,资源整合是你新三板发展最好的点。刚开始跑马拉松你一位和你抢跑的人是你的对手,而你在最后发现真正的对手是你,在这个时候你寻找你的伙伴谁和我一起跑出去这是重要的。有的人退场了在马拉松的时候,因为他觉得累的,因为他归根结底就是觉得没有希望和未来放弃了。有的人说我不弯道超车,我要换道超车,我要看科创板,我要上创业板,归根结底不要看那么多的因素,看你什么车,这条路没有改变车的性能和车手的性能。我们马拉松成功是什么?我记得是所谓的飞毛腿,传递雅典人胜利的消息,最后说了一句欢乐吧雅典人,胜利了。我想说未来你只要有信心有理念我们抱团取暖,形成一个生态,最后想告诉大家欢乐吧新三板,我们胜利了。谢谢大家。
吴婧:这一段的马拉松不光是我们新三板企业具有的,是我们每一个人生中都具有的,不管你有没有做企业,不管你的人生在什么样的低谷,在什么样的高潮,你都应该用马拉松精神传递你的信念,谢谢张总。
接下来我们就把话题交给我们启迪创投投资副总裁赵提先生,在新三板企业的话,如果要跑一场马拉松你觉得它应该具备什么样的耐力呢?
赵提:刚才对张总说的话特别感触深,新三板的企业,因为我们这个是启迪创投,它实际上说的是在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实际上我们基本上做的是多类型的股权投资,所以从我们这个角度来看三板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之前有一场对话里面也有一位做股权投资的,我们看待的这个市场上,就是一级和二级这些对我们来说都不是最重要的问题,最重要的问题可能还是企业本身是什么样的,在新三板也好,在新出来的科创板也好,还是在主板,在创业板都好,但是就看这个企业本身它是什么样的,它有没有回归到它作为一个企业本身能够去做的这个事情,它在企业的奔跑中有没有力量,有没有情怀,有没有它的战略。
已经作为新三板的企业,在我们看来可能都是志存高远的企业,它比上大企业可能仅仅从体量上来比的话他们还有一些不足,但是实际上他们已经迈过了一个很大的门槛,所以对新三板的企业和今天讨论的很多的议题可能都是科创板这一块,新三板和科创板,我觉得是没有什么竞争的,因为科创板对于中国现在这个市场,包括经济、金融、环境,包括实业发展来说它有很多结构性的调整,政治性的方向在里面。
前两天跟券商的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也说到,刚才也有一些券商的朋友说了一些科创板的问题,但是我了解到他们很多人被叫去谈话批评了,因为觉得他们的政治觉悟不够,为什么呢?就是说他们提供上来的这些企业的质量不够好。那实际上科创板要的并不是说利润情况,或者是上市以后的估值情况,当然这是一个指标,尤其是像高总刚才谈到他上市以后的估值肯定是很重要的一点,但是实际上更关注的是科技创新的发展,就是我们现在这两年说的有质量的发展的问题。它要给整个实体经济,给科技带来一些新的东西,带来一些有质量的东西,这样可能才是科创板,但是新三板实际上是不一样的。
那如果在新三板跑马拉松,不管是跑进新三板的企业还是在新三板上正在跑的企业来说,他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他们的事情做好,新三板这个平台能在场子里跑的人就说明他们有勇气和想法,有没有力量,有没有情怀,有没有战略是他们要努力和坚持的东西。对股权投资,他既然来到市场上,对他自己的规范性有要求的,说明他在向更高的目标走了。所以新三板可能也是,它的问题是它的结构上和同样的这种二级也好,还是一级也好,或者是场内场外竞争选择性的问题,但是它本身也是一个很好的宝地。
吴婧:感谢赵总从我们的投资人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我现在要介绍一下我们的田同生总,身份特别独特,他是60岁以上完成世界马拉松大满贯的赛事第一人,他完场103场马拉松,完成了3轮世界马拉松大满贯,我们媒体誉为中国马拉松的推广教父。我觉得马拉松这样一种运动不光是给一个人,给予一种精神上的滋养更多的是给你在这个过程中体力的滋养。你对于马拉松精神,对于企业这种精神的滋养方面有什么样的看法?
田同生:谢谢主持人,特别感谢王永董事长,两周之前我们品牌联盟组织了一个企业家的团队在广东清远参加马拉松比赛,我和他同时出发差不多,但是他比我先到终点,他的半马跑进了两个小时,他现在跑量才500公里,就取得了骄人的成绩,我完成我第一个半马的时候我大概练了半年多到九个月的时间,这就说明什么?人作为个体,包括企业差异太大,我不能按照王总的目标来定我自己的目标,王总轻松完成,我就拉爆了,每一个人不一样,每个企业不一样。人家有人小目标一个亿,我们有很多人小目标一万都赚不到,千万不要把目标定的和王总一样。所以我那天两个小时十分钟完成。刚才路演天下的张总讲的很好,马拉松比赛纽约最大的马拉松几乎都是67000多人,通过42.195公里的路程,经过纽约的五个区到了中央公园的中点,路线都一样,但是每个人的成绩不一样,每个人体验不一样,刚才张总讲的说到终点最快的那个人一定不是在起点出发最早的那个人,因为马拉松比赛太漫长了,其实我们做企业要比马拉松难很多,我到今天为止已经完成了115场全程马拉松,还有50公里,100公里没有算。很多人问我跑马拉松容易,还是做企业容易?当然是做企业难呢,一辈子可能都做不了一个好企业,甚至几代人做一个企业还垮掉,我说企业应该是马拉松乘以N次方。但是可以从马拉松里面学习做企业的精神。
我从60岁开始我第三次创业,我把跑步和创业结合在一起,我到底是创业还是跑马拉松?因为有时候是相互交互在一起的,你比如说我们现在这个公司2017年的时候完成pre-A,2018年钱都快花光了,我们拿钱容易的时候你对钱就不珍惜了,我们前几天刚开会干嘛?我一定要量入为出,我一定要在2020年的时候给我们股东一个交代,要让他盈亏平衡,我们现在是亏损的,可不可以做到?这就是目标的问题。我们特别依赖于投资机构,通过故事,通过商业计划书拿到钱,但是当这个市场风向发生变化的时候你就不要再有同化了,我昨天来的时候本来我还想穿个西服,王总说今天还有活动,我看要穿一个西服就感冒了,我就赶紧穿羽绒服,我觉得特别舒服市场变化了不要用过去的目标制定计划了,因为马拉松42.195公里这个太长了。还有全世界马拉松赛道的距离都是一样的,但是场景完全不一样。我去年参加了一个最难的马拉松,波士顿马拉松,还没有出发就倾盆大雨,好多人说你能跑吗?还是那句话,战士不能选择战场。我已经创业第三次了,这个时候就是王总讲的服不服?我肯定是大雨就走出去了,他们说你都不打着伞,倾盆大雨下,伞有用吗?没有用,你有迎接暴风雨吧,不要打着伞了。后来五公里之后他们也扔掉了,因为我心里就知道,因为我经历的雨中跑步太多了,这一定是一个苦战,我的目标就是安全的能够完善,那个比赛是六个小时完善,我大概是5个小时57分完善,我到终点的时候快冻僵了,说话都说不出来,手在发抖。实际上这就是做企业的常态,做企业哪能像我们西装革履啊,企业很多时候是你想象不到的痛苦,你想象到的痛苦绝对不是那个痛苦,最后出现是你根本想不到,还大于三四倍。
我这次创业,因为有了60多岁了,有了丰富的经验。还回到马拉松上来,不要为你前面的胜利而预测未来都是坦途,不可能的。所以我之所以到现在持续的能跑下马拉松来,我一直想后一个五公里可能连水都没有,再一个后面5公里可能像我这么跑的快的人连能量交都没有,因为人不同因为你跑的快的人每一个资源都有,我们这种不是高科技企业,就是普通的企业,我们自己想改变自己的生活,我们自己员工想做的比现在好一点,我们就要认这个命,我在产业链就是做这个的,我能不能通过努力做的更好,我现在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我能不能早起。我们每个人的24小时是一样的,有可能我今天早起,我跟别人是不一样的。这是马拉松的精神告诉我们你的不同会有自己的机会。马拉松我们不一定全部都跑下来,但是我可以走走,我把身体缓过来的时候还可以继续奔跑,走不丢人,坐下来歇会也不丢人,途中都会有挫折,都会有受伤,都会有停顿,没有关系,只要你能够到终点都是赢了,我觉得这跟创业是一样的。
吴婧:我们今天的交流我是受益非常良好的,接下来我们请各位先生用一句话总结一下我们今天的发言,有请。
付立春:我觉得马拉松刚才王总一直给我推荐,我会尝试,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还是要在自己本职的工作,本职的岗位上找到自己的定位,作为自己的事业持之以恒,不断坚持以马拉松的精神去做到精专,这样可能会更有意义。谢谢。
王永:马拉松对每一个人来讲,它都有不同的角色定位,大家知道跑马拉松是分区的,A区,B区,C区,D区,E区,F区,我在无锡跑就在F区,是关关休闲区,A区都是黑人,都是跑的最快的那帮人,但是我下次跑的时候我很有可能就到B区或者C区,我的成绩已经提升了有些人是越跑越快,有些人是越跑越慢,有些人的目标是跑到80岁,有些人是享受跑步的马拉松,每一位跑马拉松的人都是最美的,不要觉得别人跑的快就羡慕别人也不要觉得别人跑的慢就看不起别人,创业这条路就是这样的,但是希望每个人都在跑的路上跑出自己独特的风景。
张永刚:我从投资人的角度再诠释一下马拉松,我们投资本质上来讲就是交易,那么对于我们投资人来讲,时机是华尔街的灵魂,我什么时候把这笔资金投进去是我未来能否增加价值的一个关键,你会发现马拉松枪一响的时候大家都在抢跑,我们投资人最避讳一种什么呢?叫拥堵性投资和拥堵性交易,比如说现在,现在我们科创板僧多肉少。这个时候科创板要进入就选企业,就产生拥堵性的投资,必然会带来价格的提升,我觉得科创板对企业来讲是机会,而且对于投资人来说有可能是灾难。讲投资是否失败,复盘的时候往往不是说看哪一单你失败了,而是往往看说我们在哪一年把这笔资金投出去的,因为这有一个市场行情的问题。
所以从马拉松的角度,那么科创板产生了拥堵性的投资,而我们新三板是在别人恐惧的时候我们是贪婪,新三板市场不好,但是恰恰是把新三板企业的价格压低了,把这些泡沫挤出去了,水分挤出去了,我们说我们投资人经常苦恼,说好行业,好企业但是怎么就不是好价格呢。但是在新三板大家在唱衰新三板的时候,恰恰给我们投资人带来千载难逢的机会,在这个里面这个资产,优质资产的价格已经被挤得差不多了,我们投资人靠两种方式赚钱一个是靠未来的高增长块钱,一个是增长投资,一个是价值投资。我现在投进去,这个企业价值被市场严重低估。而成长投资是这个市场可能被市场高估了,但是它未来是高增长,现在是5000万的净利润,未来是5个亿的净利润也可以产生增长。
我们新三板企业你寻找到优质的标的,既是价值投资,也是高增长投资。在中国这样的经济下行,中国已经将要触底,或者是已经触底,新三板企业是很好的投资的市场,避免拥堵性交易在别人恐惧的时候,我们贪婪关键之关键要找到优质的标的,所以说讲时机。
第二我跑马拉松是为了什么呢?我觉得除了要提升你自己体魄之外,更重要的是内心的负责,你领略不同的风景,感受不同情景的时候你内心是不一样的,你跑完42.195公里以后你觉得战胜了自己,我自己好强大,好伟大,这个时候的成就感更强。我们要回归到新三板创造的初衷是什么?是为了创造价值,为了给客户创造价值,给股东创造价值,归根结底是创造价值。
最终一句话如何创造价值?艾老师说相信自己相信未来,我想说改变自己改变世界。谢谢大家。
赵提:马拉松的话题感觉不知不觉已经被引到远大的志向上,我们究竟在终点看什么,我们在路途上是为了什么,就像今天田总来,我非常敬佩田总,他讲到自己没有穿西装来,他穿了自己很舒服的服装来。我们到新三板是为了圈钱吗?我们估值很高,我们拿到更多的钱,我们企业被估更高的价值,是我们现在的目标吗?是我们远大的目标,我们做企业希望做大,希望价值被很多人认可,希望把它做好但是我们在新三板的路途上,相当于一个通道,我们在通道努力奔跑的过程中,在马拉松的赛道中,我们希望把这个企业做大做强,发展是一个企业最核心和最根本的使命,也希望在新三板的这些企业努力加油,能给我和张总提供更好的标的,谢谢。
田同生:还是感谢新三板品牌峰会给这样一个机会我借这个机会更多的推动一下运动健康,推广一下跑步,推广一下马拉松。两周之后我将在全世界已经举办了123年的马拉松的赛道上奔跑,那个比赛就是美国的波士顿马拉松,2013年我很有幸站在那个赛道上,但是我很有难在那个赛道上赶上了恐怖袭击,我和我的家人大概离终点不到一公里之后911之后最大的恐怖袭击爆炸了,那个时候我心情是这样的,我说我怎么这么倒霉啊,买了机票,订了酒店参加马拉松比赛,还没有到终点,可能我的钱就白花了,奖牌也没有,晚上当我打开电视的时候你会发现,尽管不懂英文,我太太跟我说很多很多的那些人,关心的不是我这样的一个小事,发生恐怖袭击了,死了好些人,很多人受伤了,很多普通的人都会为这些受伤的人,受难的人提供帮助,国际社会开始提供了援助,美国总统发表了讲话。我那个时候就觉得我自己好渺小啊,我怎么只关心自己个人的得失而没有关心一下整个马拉松的事情呢?我很自责的。
后来有电视采访我的是时候我说恐怖袭击的人,他们实际上就是想破坏这场马拉松,马拉松是很和平的运动,那么我作为一个普通的人,我就不愿意让人破坏这件事情,我要力所能及,尽我所能,我来推广这样运动,让更多的人喜欢这个马拉松,让更多的人爱上马拉松,让马拉松能够发扬光大。后来我从2013年每年都会去美国参加这场比赛,我每年都会在很多地方,像这样的场合来推广跑步,后来我到现在跟我的女儿合作了四本关于跑步的书,和电视台合作的两个关于跑步的频道。2013年那一次恐怖袭击让我的人生有了升华,我现在新的创业是做了跑步科技的公司我出席新三板品牌峰会,我希望把马拉松的精神,尤其我们推广和改善中国人运动健康的这个标的,我觉得做的更好。
前两天我在我的朋友圈说了这么几句话,我说我们国人的消费观是这样的:宁可花钱看病,不愿意花钱运动,我觉得我们今天,我今天站在这里就是现身说法,我是66岁,1953年出生,身高175,现在的体重是68.2公斤,我体制率是15.5,我的基础代谢年龄是41岁,通过运动,通过马拉松你是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的,我们做企业也是这样的,我们通过这种东西改变你,如果你60多岁的企业变成41岁的代谢能力,我觉得资本市场一定会给你机会的,只要你努力,只要你勤奋,只要你跑马拉松,新三板一定会有春天的。谢谢。
吴婧:感谢田总,我想用几个词语总结一下我们马拉松精神,是一种挑战自我,是一种超越极限,是一种坚忍不拔,也是一种永不放弃的体育精神。在此我也想借着不错的机会,倡议我们成立新三板品牌联盟跑团,我把重要的议题交给我们主持人范范,由她主持非常重要的跑团的成立仪式。谢谢。
 

新三板报客服微信号“></div><!-- /adman_adcode_after --><!-- --><!-- Page reform for Baidu by 爱上极客熊掌号 (i3geek.com) --> <div class=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最新评论

  • 廖述斌

    新三板对资本市场是有巨大贡献!但新三板改革一直滞后!科创板某某意义讲就是新三板的

  • 平分秋色

    股转能有所作为吗

  • 平分秋色

    希望要结果

  • 刘 子沐

    感谢指正错误,我们及时更正稿件内容。再次感谢。

  • 童欣

    这篇文章不实!回天新材今年5月上午已完成一期回购5000万元(已公告)。6月上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