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报内参

聚链集团押注区块链 主办券商提示风险

在多数从业者眼中,区块链仍处于投入期,距离落地盈利尚有时日。也正因为单一的区块链业务尚未具备盈利能力,导致目前资本市场上主营为区块链业务的公司寥寥无几。

去年将主营业务变更为区块链技术开发的聚链集团(430361.OC)在今年年初收到了主办券商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的风险提示公告,公告显示,聚链集团已经连续4年亏损。而聚链集团近期公布了2020年上半年度报告。半年报显示,聚链集团2020年上半年亏损状态延续。

值得注意的是,聚链集团2020年上半年毛利率陡降至1.91%,相比上年同期毛利率68.38%,差距明显。

为何毛利率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主业转做区块链的聚链集团正在经历着什么?

转型区块链毛利率跳水

2019年聚链集团的毛利率经历了过山车式的变化,上半年拥有68.38%的毛利率,而2019年全年毛利率却只有1.91%。聚链集团的区块链业务究竟在做什么?

2019年4月,聚链集团公告主营业务变更,变更前主营为网站建设、APP开发等相关业务,变更后主营为区块链技术相关技术开发。同时,出于提高盈利水平等原因,公司2018年决定对主营业务调整,2018年公司收入来源主要是区块链技术相关收入,主营业务已经发生变化。

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聚链集团营业收入为99.6万元,同比下降81.04%,净利润为-832.28万元,同比上升10.13%。2019年聚链集团营业收入为422.67万元,同比增加337.53%,不过,净利润为-784.95万元,同比增幅较小,仅为5.69%。2020年上半年,聚链集团营业收入为171.03万元,同比增加69.91%,净利润为-183.92万元,同比增加42.06%。

伴随着盈利情况逐年改善,聚链集团的毛利率却在不断下降,其毛利率在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上半年分别为77.77%、34.10%、7.05%、1.91%。

聚链集团的毛利率从2019年上半年的68.38%下滑至1.91%的情况,解释为,上年主要因公司拓展区块链业务处于起步阶段,区块链业务尚未成熟,产生的收入较小,成本也较少,毛利率较高。本年度因公司拓展多方业务,客户源稳定,对应的产品产生的收入较多,但投入成本较大,导致毛利较低。

低毛利率对应的区块链产品具体是什么?《中国经营报》记者向聚链集团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应。

上述毛利率变化原因逻辑是否成立?区块链业务中哪一类产品同时符合客户源稳定、业务拓展越多、收入提升、投入成本提升这些特征?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区块链技术与应用研究中心主任刘峰表示,从目前区块链技术在产业中的发展情况来看,对于大部分技术公司而言,基本上很难有较好的盈利和收入。如果从区块链的金融属性、交易属性上来看,倒是很容易形成稳定且大额的收入。因此基于上述逻辑可以理解为从区块链的金融和交易上获取收入来填补技术上投入的成本,从而形成了较低的利润。

“如果该公司提供的区块链技术相关业务在四年来持续亏损,可以看出其技术研发产生的收入远远不足以覆盖其成本,因此这种模式可以说对于该公司很难持续。目前整体区块链行业随着国家推进区块链战略,相关业务也在逐渐增加。但考虑到目前区块链成本依然居高不下,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做好培育市场,才能形成一定利润。”刘峰补充道。

虽然主营业务改为区块链技术相关,但记者查阅公开资料未发现聚链集团拥有区块链相关专利,以及依照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进行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

旗下公司收入暴涨192倍

聚链集团2019年年度报告中,对其2019年业绩影响较大的是一家名为聚空间(北京)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聚空间(北京)”),聚链集团2018年12月以自有资金现金出资420万元收购聚空间(北京)70%股权。然而2019年聚空间的收入与净利润“大起大落”,报告期内聚空间(北京)收入195.78万元,较上年同期增加19243.14%,归属净利润-306.78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992.79%。

聚链集团在2019年年报中强调,虽然聚空间(北京)扩展业务,产生服务收入,占总收入的46.32%,但它不是主营业务。

不过,年报显示主要业务为出租办公用房、物业管理的聚空间(北京),依旧在2020年上半年成为聚链集团主要控股参股公司中唯一盈利的公司。聚空间(北京)官网显示,其服务项目就包括了聚链集团的主营业务——区块链技术服务,具体为区块链存证、数字资产管理、征信系统等服务。

曾有多位研究区块链存证领域的从业者告诉记者,区块链存证业务门槛不高,且较为单一,无法为公司带来盈利。区块链业内共识在于,区块链技术仍处于投入期,不仅投入远大于产出,而且市场超低价甚至免费的竞争已经出现,技术远未到落地盈利赚钱的阶段。

而数字资产管理栏目下,记者看到聚空间(北京)介绍其对总量恒定、资产锚定、多币种数字资产管理提供服务。目前聚空间(北京)官网上孵化案例首页也展示着虚拟数字货币交易资讯公司。值得注意的是,数字资产目前在我国更通俗的叫法是虚拟币,虚拟币当前仍处于高压监管之下。

不得不提到的是,目前聚链集团实际控制人张寿松曾担任第一大股东与法定代表人的北京币云科技有限公司就曾因运营比特币交易平台,2016年与用户发生法律纠纷。

2017年,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公告,全面清退国内虚拟货币交易业务。天眼查显示,张寿松创立的聚币网(运营主体:北京聚币科技有限公司)依照国家相关规定关闭网站后,2018年以不当得利为由起诉了多个用户,要求用户返还虚拟币瑞波币等,但诉讼请求被驳回。

对于直至2019年为何聚空间仍有虚拟币相关业务以及相关布局,记者向聚链集团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2016年,彼时名为财猫网络的聚链集团发行股票80万股,融资不超过4800万元,发行价格为每股人民币55.3元,彼时曾出资认购财猫网络股份的前高管已经清仓减持聚链集团股份,他告诉记者,新三板基本是小型公司,盈利艰难常有。“新三板公司未注销还活着的都不多了,(毛利率下滑、雇员减少)情况很普遍。”

150万买车VS研发费用32万

虽然宣告进军新兴技术区块链领域开拓科技创新,聚链集团的研发费用、技术人员数量却未见持续增加,反而面临缩减。

2018年、2019年、2020年上半年,聚链集团研发费用分别是202.97万元、59.3万元、21.8万元,与上年同期变化比例为1.67%、 -70.78%、-32.18%。

2020年上半年报告显示,聚链集团在职员工13人,行政管理人员4人(本期新增2人),技术人员5人(本期减少2人),财务人员3人,销售人员1人。按教育程度分类,专科及专科以下6人。

这样的研发费用与技术人员数量,能否支撑区块链技术发展?

刘峰认为,从技术上来看,一个区块链主营业务上考虑到研发,在不考虑攻坚公链技术的情况下,仅仅区块链应用软件(DApp),其所拥有的技术人员也很难满足。一款DApp的研发至少需要技术管理者、产品、前台后台技术人员、架构师等。而且技术一直在发展,研发费用不一定上涨,但必定是持续投入的。如果大幅度下降,在技术的投入上就会严重不足。

此外,聚链集团与董事张洋发生的关联交易也值得关注。根据聚链集团公告,2019年5月公司通过二手车交易市场购买公司董事名下厂牌型号“宝马BMW7201EM(BMW525LI)”小型轿车,车辆购于2015年12月,轿车交易价格为30万元。该关联交易经董事会审议全票通过。

2019年上半年聚链集团研发费用为32.15万元,上年同期研发费用为128.38万元。2019年10月,在购入董事小型轿车后不到半年,聚链集团再次公告因公司业务发展需求,拟新购一辆车,金额不超过150万元。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

聚链集团押注区块链 主办券商提示风险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最新评论

  • 胡扯

  • 张先生

    赢鼎教育员工和客户都被骗了,有的人因为这个公司搞到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就一个垃圾人

  • 课程不更新,已经不能满足新高考要求,就是一堆破烂货了,项目投资人现在都是欲哭无泪

  • 王海涛已经逃在国外,对公司的事一概不管,所有的业务都有他妈在应付,这样的人做教育

  • 希望股转:继续降低投资门槛,降低新三板交易佣金,做市商降低差价,

全国股转公司联系电话:

全国股转公司于2020年1月1日起,将市场咨询电话统一纳入服务热线:

400-626-3333


予以接听和解答,全国股转公司此前公布的对外咨询电话将同步停止使用。


  • 咨询邮箱:info@neeq.com.cn
  •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丁26号金阳大厦全国股转公司
  • 邮政编码:10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