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报会员简介

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触发降层风险,这家公司回应“火药味”十足,扬言这必定会载入中国资本市场“史册”

去年因董事长尹荣造在朋友圈高调喊话”未来市值要达1万亿“,伯朗特(430394)一度陷入连环问询漩涡而备受关注。近日公司再度惹出是非,由于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对其2020年年度财务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根据相关规定,公司存在从创新层降层及风险警示的风险。

对此,伯朗特在微信公众号中言词激烈,扬言伯朗特2020年年度审计报告必定会载入中国资本市场“史册”,质问这个社会“价值观”都是在赤裸裸地“屠杀企业家创新”吗,并称尹荣造是个“堂吉诃德”式人物,一直活在自己的“理想国”里。

2020年净利增长27.09%

伯朗特日前发布2020年度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91,952,752.83元,同比增长11.89%;实现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7,890,896.80元,同比增长27.09%;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6,856,946.90元,同比现金流量增长654.44%。

公司表示,营业收入增长主要原因控股子公司华成工控品牌的市场认可度提升导致核心零部件中驱控一体系统产品销售额较上年增长2,830.55万元,增长比例为160.17%,控制系统销售额较上年增长1,320.91万元,增长比例为26.92%,系统配套产品销售额较去年增长2,124.84万元,增长比例为139.45%。

资料显示,伯朗特采取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经营模式,产品主要是机器人及机械手,公司终端客户主要来源于制造业,涉及领域广泛,如:电子、汽车、家电、化妆品、日用、3C、制鞋、包装、食品、陶瓷等行业。

公司持有华成工控 74.83%的股权,后者也在新三板挂牌,报告期内,华成工控实现营业收入209,551,972.75元,同比增长58.20%;实现归属于华成工控股东的净利润45,480,052.01元,同比增长64.62%。

报告期内,公司销售机器人7182台,同比增长 5.73%。公司表示,2020年的经营目标为完成销售10,000台机器人,虽然未能完成年初既定的出货目标,但是这一年在机器人行业的技术得到了沉淀,机型也更加丰富。

公司的2020年年度权益分派预案也于同日”出炉“:公司目前总股本为 225,000,000 股,拟以权益分派实施时股权登记日应分配股数为基数,以未分配利润向全体股东每 10 股派发现金红利 4.10 元(含税),本次权益分派共预计派发现金红利 9225万元。公告称,截至2020年12月31日,挂牌公司合并报表归属于母公司的未分配利润为174,667,618.38元,母公司未分配利润为92,697,493.71元。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聘请的审计机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应用商销售模式下的终端客户销售的核查难以进行以及应收账款回收率无法确认为理由,对公司2020年度财务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天健审〔2021〕7-165 号)。

由此,伯朗特的主办券商东莞证券发出郑重提醒,称鉴于伯朗特2020年度财务报表被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按照全国股转公司的相关规定,伯朗特存在从创新层调整至基础层的风险,其股票交易将被实施风险警示。

此外,伯朗特在年度报告中表示,由于公司最近一年财务会计报告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导致未来有不会被持续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的风险,以及未来税收优惠政策的变化有可能导致公司无法继续享受相关优惠政策,公司的税务成本将会上升,从而对公司业绩产生一定的影响。

公司董事会称部分持保留意见

据了解,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审计报告中形成”无法表示意见“发布了专项说明,认为发表非标准审计意见的基础有两方面:

基础一:伯朗特公司2020年度实现营业收入591,952,752.83元,同比增长11.89%,其中应用商营业收入439,429,727.08元,占营业收入的 74.23%;2020年末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人民币398,047,825.40元,坏账准备57,810,025.10元,账面价值为人民币340,237,800.30元,占资产总额的 50.50%,其中应收应用商账款账面余额323,048,159.59元,坏账准备53,252,866.13元,账面价值269,795,293.46元,占应收账款账面价值的79.30%。对此,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称,针对伯朗特公司应用商销售模式下收入的真实性,无法实施进一步的审计程序以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

基础二:对于伯朗特公司应收应用商账款的账龄组合预期信用损失率 1 年以内由 5%增加至 9.93%,1-2 年由 10%增加至33.65%,2-3 年由 50%增加至 100%。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此表示,未获取充分的资料判断公司预期损失率的前瞻性影响是否准确,无法判断应收账款预期信用损失计提是否合理。

对此,伯朗特在公告中回应较为平和,表示针对天健“形成无法表示意见的基础”,公司部分持保留意见,部分持同意意见。

对于基础一,公司表示董事会对此项持保留意见。

公司表示,向天健审计项目组沟通后了解到,得出“针对伯朗特公司应用商销售模式下收入的真实性,我们无法实施进一步的审计程序以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结论的原因不是伯朗特公司层面不配合、不支持而导致其执行不了审计程序,而是“应用商的核查和终端销售的核查难以进行”。具体而言,天健在执行收入的审计程序时,除核查伯朗特提供收入确认的凭证外,还需取得一级应用商“2020 年全年的销售台账以及应用商 2020 年全年的所有银行账户收支明细”,以核查其是否销售给终端客户,如一级应用商销售对象不是终端客户而是二级应用商时,还需二级应用商进一步提供“2020 年销售台账及银行收支明细,直至穿透至终端用户”,以此来确认伯朗特销售收入的真实性。

公司对以上意见持保留意见,原因之一是:1、伯朗特与应用商系独立的主体,应用商是否销售完成并不影响伯朗特的收入确认或伯朗特向应用商收取货款的权利;2、伯朗特与一级应用商系独立的主体,二者不存在互相持股乃至实施控制的情况,一级应用商是否愿意配合天健提供其认为非常机密的销售台账(含客户资料)及银行收支明细,完全取决于一级应用商的自主愿意。而二级应用商,由于其与公司基本不存在交易,在绝大多数一级应用商不愿意提供机密销售台账和银行收支明细的情况下,安排一级应用商要求其对应的二级应用商配合提供上述资料的难度更大。

原因之二是,自伯朗特2013年股份改制以来,天健一直是公司的审计机构,审计期间自2011年至2020年已达10年,基于长期以来对公司的审计经验,天健理应了解公司的销售模式。公司应用商销售模式自2016年12月开始,已历时4个完整的会计年度,2017年-2019年审计期间,天健一直认可公司应用商模式下的收入确认方式,本期则提出了更为严格的审计程序,要求一级应用商及二级应用商提供机密的销售台账和银行收支明细,公司对在公司销售模式并未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下天健提出更为严格的审计程序的情形持保留态度。

对于基础二,公司表示,董事会尊重会计师事务所对应收账款坏账损失及可收回性问题的独立判断。

公司称,针对应收账款坏账损失及可收回性问题,公司已采取如下措施:自2021年 3月22日开始,新签订单除新加入的一级应用商下单 1000 台 BRTIRUS0805A 机型可以继续享受信用额度外,其他新签订单伯朗特只接受伯朗特一级应用商穿透至伯朗特三级应用商 100%预付的订单。这一措施,可以避免出现2021年3月22日以前的授信款到期后无法支付时应用商申请延期支付导致应收账款持续增长的问题,同时3月22日以后新签订单除新加入的一级应用商下单1000台 BRTIRUS0805A 机型的订单外,绝大部分订单销售可以实现终端客户的核查,并且对公司未来营业收入、营业利润及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产生积极的影响。

微信公众号显露“不服气”

相较于公告中平和的语气,公司在微信公众号中则对于被发表非标准审计意见一事言词激烈,“火药味”十足。

在微信公众号中,公司放言,伯朗特2020年年度审计报告必定会载入中国资本市场“史册”。公司表示,挂牌8年,融资1.3321亿(外部投资者只有424万,其它1.2897亿都是发起人股东、董监高及核心员工、实际控制人),归母净利润和归母净资产增长30倍左右,然而伯朗特已经实践了2017~2020四个会计年度的“创新应用商模式”,被审计了公司10年的中国前三大会计师事务所天健出具了“无法发表意见”的“2020年年度审计报告”,而前三个会计年度,即2017年~2019都是标准无保留审计报告,公司称,“看来中国资本市场注册制道远任重哟!”

公司同时质疑“难道这个社会价值观都是在赤裸裸地‘屠杀企业家创新’吗?”,并称尹荣造是个“堂吉诃德”式人物,一直活在自己的“理想国”里。

伯朗特年报显示,截止报告期末,尹荣造除直接持有公司 21.65%的股份外,还作为荣造智造一号的唯一执行事务合伙人委派代表支配公司 16.67%的股份,其实际支配的有表决权股份合计占公司股本的 38.32%,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据介绍,尹荣造于1980 年生,毕业于湖南常德机电工程学校机械制造专业。2002 年 6 月至 2008 年 7 月就职于东莞艾尔发自动化机械有限公司,担任业务经理。2008年5月与邓共招、杨医华、何英明共同出资设立东莞市伯朗特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2008 年7月入职有限公司。2008 年7月至 2008 年11月,担任有限公司监事,2008 年 11月至2011年11月,担任有限公司执行董事;2011年12月至2013年9月,担任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2013年10月至今担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公司还表示,拟设置表决权差异安排,使特别表决权股东尹荣造所持有的每份特别表决权股份拥有的表决权数量是其他普通股东所持有普通股份拥有的表决权数量的10倍。

据了解,尹荣造的言论一向高调大胆,有新三板的“狂人”、“疯子”之称。去年3月尹荣造曾高调地在朋友圈发了一段话,称“公司一级应用商将全部新三板挂牌并实现转板上市,一、二级应用商从新三板开始实现资产证券化,公司市值将增值10000亿元人民币”,由此引发业内争议,并惹来股转公司连发两份问询函。

4月9日公司还发布了会计师事务所变更公告,称拟聘任的会计师事务所为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普通合伙),这意味着将结束与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的合作关系。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新三板报法律顾问

李明燕
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李明燕律师,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执业律师,注册会计师,执业18年,并兼任中央财经大学金融专业硕士生导师,著有《企业大合规》一书。李明燕律师曾供职金融机构多年,精通金融市场领域业务,成功代理多起证券索赔案件。
邮箱:limingyan@globe-law.com
电话:+86 18610810467

李元
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李元律师,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美国天普大学,获得L.L.M学位。李元律师曾就职于全国先进法院,并曾在北京市高院任职,专注刑事审判、辩护领域15年。李元律师在刑民交叉,尤其是金融犯罪、犯罪索赔领域经验丰富。
邮箱:liyuan@globe-law.com
电话:+86 13917539507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