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秘一家人崔彦军:企业摘牌问题解决的难度很大!

2019年3月30日9:00,以“寻找鲨鱼苗”为主题的2019(第三届)新三板品牌峰会于北京顺义区北京首都机场希尔顿酒店举行。

本次高峰对话的主题是《谈谈新三板与企业赋能》,会议由新三板报创始人刘子沐先生主持,董秘一家人创始人、新三板品牌峰会组委会副主席 崔彦军、新三板读书会创始人张可亮、中投企智董事长 朱敏红与星际互娱董事长 张礼镜 参与高峰对话。
以下是崔彦军的精彩发言:
大家好我是董秘一家人的创始人崔彦军,我们从2007年就开始做董秘一家人,最开始是围绕新三板,跟新三板相关的做一些咨询,做一些培训,做一些辅导比较多,这么多年经过这十几年的发展,应该说这个社群和我们公众号在这个圈子里头是非常大,现在辐射了新三板的公司是7000到8000,上市公司应该是500家董秘的圈子。
崔彦军认为新三板的企业最多还能坚持六个月,最多坚持六个月,从现在来讲六个月肯定不只,所以现在摘牌的企业越来越多,2月份我跟股转领导说摘牌的已经管不住了,很多的企业原来问我的问题是怎么规范,怎么披露,现在问的是我们怎么摘牌,摘牌的理由是什么。我最关心的不是质地稍微差的企业摘牌,对我们新三板净化市场是有帮助的,但是我们最担心核心的企业,他们摘牌对我们新三板是致命的打击。新三板的媒体留下来不多了,我们董秘一家人还是一直在坚守。我们相信即使到了下半年,有可能是半年,但是我们新三板还是要服务广大的中小企业,这些企业我们还是能够给他们提供更多的服务,所以我们还是继续坚持。

就新三板定位,崔彦军指出现在剩下的就是坚守了,从这两年来讲,其实新三板,包括我们政策推动,包括新三板整个生态圈的机构都在坚守,并且坚守的都越来越少了,你也知道我们很多的新三板,我们的公众号有三分之二已经改名了,不叫新三板了,改叫科创板,或者是资本圈,我们服务的机构,包括我在原来那个文章还写了一个,转到新三板投资机构真的有苦说不出,他们觉得新三板是中国资本市场未来的希望,主板不投转到新三板,没想到进来就是一个坑出不去了,所以剩下的就是坚守了。
就希望新三板能发挥怎样的作用崔彦军表示引进公募基金的大家达成共识,也有开源和节流的,没有这些不行。我们企业还在讨论的第一成本太高,这里面有很多的企业他的赢利能力很差,而我们监管非常严格,包括我们2018年审计也一样非常严,我们对创新层的严管是参照上市公司,经过三年的改革我们对创新层没有政策的支持,这是大家对这方面是意见非常大。
还有对未来改革方向不明朗,我们无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一级市场是希望能够被并购,二级市场是退出。如果未来两到三年看不到新三板的发展,我在这就看不到希望。特别好的企业我就想摘牌,转板,差的企业我承担不了我的成本,所以这个企业现在就是很多的企业都在想我们要不要怎么去走下一步的路,要不然就是摘牌,这是趋势很难阻挡。
就企业摘牌的问题,崔彦军表示现在解决的难度非常大,我们2015年给企业讲挂新三板,不做事就是耍流氓。我们第一批做事的企业是可以融到资70倍那时候是推动我们新三板改革的方向。大家后面看到当时越听话的越亏了,我们活跃交易,引进更多的自然人投资者,后来变成它是一个坑了,这些投资人你要摘牌就变成障碍了,我们三类股东难以解决,5%以下不做严格审查,同等了解你三类股东比别人多,你是很难摘牌了。第二由于你活跃交易,我们有很多的碰瓷的,恶意成为你的股东来说,就变成了摘牌的严重的障碍,他会要挟你,你必须要达到一定的比例,或者每个人的结果都要给我,让券商和律师写一个方案给我,这是变成我的障碍,现在摘牌的确非常困难。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