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证券交易所开市

招股书收入数据前后不一 冲刺IPO的维海德要募资买楼

本应该是最严谨的招股书,却出现了数据前后披露不一致的情况,甚至还有多处错误,拟申请登陆创业板的深圳市维海德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维海德”)就出现了这样的尴尬。

维海德的申报材料于今年3月15日受理,4月13日开始问询,保荐机构为方正证券,本次公开发行股数不超过1736万股,预计募集资金4.9068亿元,用于音视频通讯设备产业化扩建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营销网络建设项目以及补充营运资金。

到目前为止,维海德已经进入了第4轮问询,不过,发行人招股书的披露质量令人忧心、保荐人是否勤勉尽责值得考究。

半数董事来自中兴通讯

招股书显示:维海德主要从事高清及超高清视频会议摄像机、视频会议终端、会议麦克风等音视频通讯设备的研发、生产、销售和相关技术服务,成立于2008年5月29日,2017年2月28日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

今年3月8日,维海德向深交所报送了创业板IPO的申报材料,所以,其股票自3月9日起停牌。

维海德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为陈涛,合计控制发行人的股份为3456.36万股,共计享有公司 66.40%的股份表决权。

陈涛曾就职于中兴通讯及其子公司,历任主任工程师、系统部长。

除了陈涛以外,董事会8名成员中,还有3名曾就职于中兴通讯。其中,董事史立庆1997年4月至2015年8月任中兴通讯及其子公司主任工程师、部长;董事杨莹2005年3月至2012年8月任中兴通讯及其子公司行政人事助理;董事柴亚伟2003年4月至2015年3月任中兴通讯及其子公司政企产品规划总工。

事实上,视频会议摄像机行业的诞生也与华为、中兴通讯、苏州科达等国内视频会议品牌商的推动直接相关,其催生了一批专业的视频会议摄像机国内供应商。

该行业上游主要是芯片、镜头、器件等电子零部件的供应商,下游主要是视频会议品牌厂商、系统集成商、经销商及最终用户。

不过,近年来由于部分芯片紧缺,导致芯片的价格波动较大,这也为夹在产业链中间的维海德带来不利影响。

维海德表示,海思是公司图像处理器的主要供应商,虽然公司已有其他品牌芯片的产品,但目前其他品牌芯片产品销售金额较小,若未来受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海思芯片供应持续紧张,在海思芯片供应不足的情况下,公司将采用其他品牌的芯片进行生产,存在其他品牌芯片的产品未达预期效果,削弱产品竞争力和公司持续盈利能力,从而使得公司面临经营业绩下降的风险。

维海德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于摄像机和视频会议终端,这两类产品收入合计数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均在90%以上。

报告期内(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上半年,下同),维海德资产总额1.87亿元、2.54亿元、5.34亿元、6.06亿元;营业收入2.18亿元、2.85亿元、6.7亿元和3.13亿元;净利润4962.82万元 、5096.35万元、1.68亿元、8648.57万元。

在上述期间,公司外销收入分别为8211.50万元、11953.33万元、42980.87万元和15922.79万元,占比37.76%、41.24%、64.17%和50.79%,出口销售占比在2018-2020年逐年上升。

维海德的产品销售主要以ODM模式为主,自有品牌销售比例不高。报告期内,ODM业务在主营业务中的比重分别为84.54%、85.56%、87.45%和86.19%。

在市场占有率方面,维海德以2020年6.69亿元的主营业务收入推算,其约占全球视频会议设备市场总规模的3.7%,其中国内销售约2.4亿元,在中国市场的占比约为7.50%;在美国市场销售约为3.9亿元,在北美地区市场占比约为5.74%。

另外,报告期内,公司前五大境外客户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0.24%、30.45%、47.57%和34.98%,占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外销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0.42%、75.32%、74.24%和69.38%。

多项销售数据前后不一

11月24日,维海德和保荐机构刚刚回复完第四轮审核问询函,在问询函中,深交所揭露了其招股书中存在的“硬伤”。

其次,维海德2021年8月12日及其前次披露的招股说明书第192页显示,2020年3-8月,实现主营业务收入40131.13万元;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3220.89万元,由此推算2020 年1、2、9月主营业务收入为3089.76万元。但第三轮问询回复显示,维海德2020年9月对第一大客户Haverford销售收入为4742.46万元,已超过1、2、9三个月主营业务收入总和。

首先,其招股说明书第191页显示,2020年发行人对Avaya销售收入金额为7838.88万元;而第203页又显示,2020年对Avaya销售收入金额为7800.90万元。

再次,维海德2021年8月12日披露的招股说明书第379页显示,2020年视频会议安卓终端、传统终端的单位成本,分别为1025.14元、1204.63元。扣除运输费用后,单位成本分别为841.92元、1243.69元,即传统终端单位运输成本为负数。2021年9月30日披露的招股说明书将扣除运输费用后单位成本修改为1013.01元、1192.41元,而该等修改未在《发行人关于招股说明书修订的说明》中予以说明。

最后,维海德2019年对国科股份销售额为1063.30万元,国科股份年报显示当年对发行人采购金额为1237.27万元。

对此,维海德回复称,2020年对Avaya销售收入披露前后不一致的原因系统计口径不同所致。

而2020年9月对Haverford销售收入超过1、2、9三个月主营业务收入总和;3-8月主营业务收入历次招股说明书前后披露不一致;2020年视频会议终端单位成本披露前后不一致、单位运输成本为负数的原因是由于“工作疏忽”,出现错误。

2019年对国科股份销售收入与国科股份披露采购金额存在差异,主要是由于含税金额和不含税金额之间的差异。

8000万元募集资金用于买楼

另外,招股书显示:维海德此次的募投项目中的“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计划在成都双流区购置3000平米办公室作为成都研发中心实施场所;“营销网络建设项目”计划拟在北京市海淀区成立北京营销中心,购买1000平米的办公场所。

而根据当地商用写字楼的行情,维海德计划在成都购置的研发场所,预计购置单价约为1.5万元,合计4500万元;拟成立的北京北京营销中心,按单价3.5万元/平方米计算,总价为3500万元,合计金额达8000万元。

而根据招股书披露,维海德预计募集资金为4.9068亿元。计划用于“买楼”的资金,约占拟募集资金的16%以上。而在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公司研发投入分别只有3001.77万元、4074.71万元、5041.25万元、2420.22万元。计划用于“买楼”的资金,超过公司2018年、2019年两年的研发投入总和。

对此,深交所要求其说明购置相关房地产的必要性,是否均为自用、是否有对外出租或出售计划,募集资金是否变相投资于房地产。

对此,维海德的回复颇有些“委屈”,其表示,发行人成立于2008年,至今已经发展了13年,但仍未有一处自有房产。发行人目前的研发团队大部分位于偏离城市商业中心、环境简陋的工业园区内,研发人员与一线生产人员集中在同一园区厂房内,且交通及周边配套设施相对落后,对吸引高端人才不利。发行人在招聘时也经常遇到因为企业工作环境造成的招聘障碍,对企业发展不利。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新三板报法律顾问

李明燕
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李明燕律师,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执业律师,注册会计师,执业18年,并兼任中央财经大学金融专业硕士生导师,著有《企业大合规》一书。李明燕律师曾供职金融机构多年,精通金融市场领域业务,成功代理多起证券索赔案件。
邮箱:limingyan@globe-law.com
电话:+86 18610810467

李元
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李元律师,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美国天普大学,获得L.L.M学位。李元律师曾就职于全国先进法院,并曾在北京市高院任职,专注刑事审判、辩护领域15年。李元律师在刑民交叉,尤其是金融犯罪、犯罪索赔领域经验丰富。
邮箱:liyuan@globe-law.com
电话:+86 13917539507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