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报会员简介

苏州瑞可达紧盯新能源汽车 应收款比例高现金流吃紧

瑞可达


小小的连接器,很多人都在使用,但是在其背后近千亿规模的产业却容易被忽视。凭借新能源汽车行业快速崛起,相关企业也站在了资本市场门口。
苏州瑞可达连接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瑞可达)就是其中一员。早在2018年4月该公司已披露上市招股书。招股书显示,该公司此次拟募集资金约5.22亿元,其中3.06亿元用于新能源汽车连接器及关键零部件生产基地的建设项目,0.66亿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其余1.5亿元用来补充流动资金。
根据其最新披露的招股书,《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瑞可达应收账款比例较高,且主营业务重心迅速转移到了新的方面,这其中衔接是否顺畅为外界广泛关注。
对此,瑞可达方面向《投资时报》表示,2015年至2017年(下称报告期)公司应收账款账龄在1年以内的部分占总额比例均达90%以上,且公司客户主要为新能源汽车及通信行业的大中型企业,信用状况良好,应收账款无法收回的风险较小。该人士同时表示,通过近年来的市场布局,瑞可达已与国内大部分主流新能源车企建立了合作关系,为后续的业务增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应收账款比例较高
报告期内,该公司应收账款分别为0.87亿元、1.55亿元、2.03亿元,呈现逐年升高趋势。相应其流动资产分别为2.32亿元、4.79亿元、5.77亿元,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37.5%、32.4%、35.2%。报告期内,该公司总资产为3.72亿元、6.34亿元、7.65亿元,应收账款的总资产占比分别为23.4%、24.4%、26.5%,若算上应收票据,该比例还会更高。
虽然随着资产规模的增加,应收账款的同比例增加是正常现象,但是如此之高的应收账款占比仍存在较大风险,在占用大量资金浪费资源的同时(相当于无息存款),也对资金链的正常运转构成威胁。
另外,《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应收票据中有少量的商业承兑汇票,报告期内分别为542万元、284万元、305万元,占应收票据的比例分别为13.1%、3.9%、2.4%。虽然金额不大,但这类汇票的信用度不如银行承兑汇票,也需额外注意。
对此,瑞可达相关负责人向《投资时报》表示,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账龄在1年以内的部分占比均达到90%以上,且公司客户主要为新能源汽车及通信行业的大中型企业,信用状况良好,应收账款无法收回的风险较小。
其次,公司主要以电汇+银行承兑汇票作为货款结算方式,对于商业承兑汇票采取谨慎态度,特殊情况下确实需要以商业承兑汇票作为货款结算方式的,需对前手客户的偿付能力(注册资本、营业收入情况等)做充分考量,必要时需让前手客户提供保证函,以尽可能减少应收票据风险。
目前,公司经营现金流运行正常,同时也通过背书转让方式使用收到的票据支付供应商货款,以确保公司经营现金流充足。
不过《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该公司今年上半年现金流基本呈净流出状态。数据显示,当期瑞可达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为-0.15亿元,投资活动现金净流量为-0.04亿元,筹资活动现金净流量为-0.12亿元,现金净增加额为-0.3亿元,呈全线颓败之势。而现金净增加额为负的情况,已经从2017年一季度一直持续至今年上半年。
主营业务重心转移
报告期内,该公司来自通信行业的主营业务收入占比分别为66%、41%、31%,呈现逐年下降趋势;与此相反,这三年的新能源汽车行业的主营业务收入占比分别为34%、59%、68%,这表明瑞可达的业务重心正从通信行业转向新能源汽车行业。并且,此次募集的5.22亿资金中,有3.06亿用于筹建新能源汽车连接器及零部件生产基地项目,可见瑞可达已经将大部分资源投资于此。
但是新能源汽车这个新兴行业的蓬勃发展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政府的扶持,倘若政府取消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很可能导致该行业出现剧烈波动,对于新能源汽车连接系统的需求也势必会减少。
事实上,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已是大势所趋,大部分车企所获补贴金额均较往年大幅减少。在新能源补贴政策进一步收紧的情况下,车企利润也受到挤压,这又会对瑞可达的营收产生直接影响。
而瑞可达方面则向《投资时报》表示,随着《双积分管理办法》在 2018 年 4月正式施行,终端车企对新能源车生产量的提升将直接扩大对上游新能源连接器市场的需求,公司也将在新能源连接器市场扩容的背景下受益。
薪酬不够股权来凑
在招股书中,瑞可达也揭示了人员流失与核心机密泄露的风险,并且表明公司的发展与专业素质人才紧密相关,一旦核心技术人员流失,就会导致研发能力下降、技术泄露、客户流失等一系列风险。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仅就2017年来看,在该公司董事、监事、高管和核心技术人员队列中,年薪最高者为该公司董事长同时也是实际控制人的吴世均,其薪酬为42.8万元,年薪最低者为三位独立董事,均为4.8万元。
在技术条线上,担任该公司技术中心副主任、副总工程师的寿祖刚年薪为19.42万元,担任公司技术销售总监的杨国华,年薪为19.16万元,而担任该公司全资子公司四川瑞可达技术总监的夏建华,年薪为8.2万元,与前两位薪酬差超过10万元。
招股书亦显示,“上述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技术人员,除在发行人领取薪酬外,未从公司之外的其他关联企业领取薪酬,亦不在本公司及关联企业享受其他待遇和退休金计划。”
不过,作为公司股东,部分董监高及核心高管还能获取额外“收获”。
苏州联瑞投资管理中心为瑞可达发起人股东,也是吴世均实际控制的有限合伙平台,占瑞可达的股权比例为4.94%。其中,除吴世均外,前述提到的寿祖刚、夏建华均在其中持有股份,分别为1.35%及2.13%。

(文章来源:投资时报)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

新三板报法律顾问

李明燕
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李明燕律师,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执业律师,注册会计师,执业18年,并兼任中央财经大学金融专业硕士生导师,著有《企业大合规》一书。李明燕律师曾供职金融机构多年,精通金融市场领域业务,成功代理多起证券索赔案件。
邮箱:limingyan@globe-law.com
电话:+86 18610810467

李元
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李元律师,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美国天普大学,获得L.L.M学位。李元律师曾就职于全国先进法院,并曾在北京市高院任职,专注刑事审判、辩护领域15年。李元律师在刑民交叉,尤其是金融犯罪、犯罪索赔领域经验丰富。
邮箱:liyuan@globe-law.com
电话:+86 13917539507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