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沐研究会员

郭树清往事

银保监会即将成为历史。而郭树清作为首任银保监会主席也要去人大财经委当副主任委员了。

4年多前的2017年2月,郭离任山东省长之职,再次奔赴北京,出任当时的中国银监会主席、党委书记。2018年3月,出任新组建成立的中国银保监会主席,时隔几天,身挂央行党委书记、副行长之职。重责系于一身,郭成为中国金融领域举足轻重的人物。

笔者根据公开的资料信息,对此简要做了一番梳理。

三十岁走进改革决策舞台

郭树清1956年8月于内蒙古出生,1974年,18岁的他到了红格尔公社插队当知青。据当时大队书记杨登扎布回忆,后来知青回城多是靠调走这样的途径,而郭树清则通过考大学离开。

正如高考的恢复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一样,也改变了郭树清的人生轨迹。1978年3月,22岁的郭树清入学南开大学,读的是哲学专业,但对经济学保持着浓厚的兴趣。事实上,在当知青时,他就给其他知青们讲“剪刀差”这种经济学概念,当年在红格尔公社民族用品厂上班的董正义后来回忆这个场景时,说郭树清讲的一副“头头是道”的样子。

郭树清的同学,后来担任西安交通大学中文系主任的焦垣生回忆说,当时大家学习都很刻苦,教室是不熄灯的,同学们约定,谁走得最晚,谁负责锁门。通常,都会自习到凌晨一两点,而同学们经常在深夜教室里看到郭树清的身影。焦说:“一半时间都是小郭锁门”(郭在同学中年纪相对较小,有的同学直接喊他“小郭”),由于锁门后拿走了钥匙,第二天一早,郭树清就还得起来开教室门。

1982年,郭树清从南开大学毕业后,进入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深造。接下来的1984年—1986年,可谓数年努力结出硕果的三年,在三十岁的年纪,郭树清开始走进中国改革的决策舞台。

1984年,还在攻读硕士学位的郭树清,深入到内蒙古和山西雁北进行了数月之久的社会调查,完成长达3.5 万字的论文《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探索》,后直接邮寄给了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的领导,引起高层重视。

1985年9月,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史上重要的一页——巴山轮会议,在从重庆驶往武汉的“巴山轮号”江轮上召开,主题是为陷入困境的中国市场化改革寻找方向,风云际会,年轻的郭树清全程参与了此次会议。

1986年,还在读书的郭树清被借调到原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方案设计办公室,参与中国经济核心体制层面的研究与设计工作。

博士研究生毕业后,水到渠成,郭树清被分配到国家体改委,且被安排到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挂帅的课题小组工作,作为课题组成员,郭树清和周小川、楼继伟、李剑阁等人参与了当时中国经济领域许多重大改革方案的设计,由他们组成的“整体改革派”,响彻政学两界。2010 年11 月,吴敬琏、郭树清等人在 1988年共同完成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整体设计》一书获得了第三届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

从1988年到1998年,十载光阴,可以说,年轻的郭树清一直走在中国经济改革事业的最前沿,名副其实的“体改委宿将”,从组长到司长,最后担任国家体改委党组成员、秘书长。这十年,也是中国改革事业热火朝天的时段,税改、国企改革、房改等接连而来,这期间,郭树清主持起草一年一度的《国务院改革工作重点和要点》,积累下了大量的宏观管理经验。原国家体改委经济体制改革研究院副院长邹东涛曾评价说:“郭树清属于积极稳健派,很善于从宏观角度思考问题。”

十年改革岁月,十年的历练和思索,推进改革,便成了以后郭树清的显著特征。

做过的事

2016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着力防控资产泡沫,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2017年2月,郭树清从山东到北京出任银监会主席,中国银行业随即迎来“监管风暴”。

2018年3月21日,郭树清出任改革后新成立的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首任主席兼党委书记;3月26日,郭树清出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副行长。

上图是测算的系统性金融风险指数,自2008年以来在不断上升,系统性金融风险上升表现在很多方面,最重要的表现是杠杆率上升。杠杆率问题大概也是近年来国际人士最关注的一个中国经济的风险。2016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应时而出。

“如果银行业搞得一塌糊涂,我作为银监会主席,我就要辞职。”郭树清上任初就表明了这个态度。

语言直白生猛,性格柔中带刚,这是同事给与郭树清的评价,而他也是这么做的。

2017年-2020年,三年的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打响。

2018年3月17日两会期间,对一年来的治理金融乱象成果,郭树清仅用了三个字来评价——“还可以”。

到了2021年3月2日国新办记者会上,郭树清总结了攻坚战的成绩,他说道:

一是金融杠杆率明显下降,金融资产盲目扩张得到根本扭转。2017年至2020年,银行业和保险业总资产年均增速分别为8.3%和11.4%,大体只有2009年至2016年间年均增速的一半。金融体系内部空转的同业资产占比大幅度下降。

二是银行业不良资产认定和处置大步推进,2017年至2020年累计处置不良贷款8.8万亿元,超过之前12年总和。

三是影子银行得到有序拆解,规模较历史峰值压降约20万亿元。

四是金融违法犯罪行为受到严厉惩治,不法金融集团风险逐步化解,一大批非法集资案件得到有序处置,互联网金融风险形势根本好转。

五是外部风险冲击应对及时有效,金融体系保持较强韧性。

六是房地产金融化泡沫化势头得到遏制,2020年房地产贷款增速8年来首次低于各项贷款增速。

七是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增量风险已基本控制,存量风险化解正有序推进。

八是大中型企业债务风险平稳处置。到2020年末,全国组建债委会2万家,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落地金额1.6万亿元,500多家大中型企业实施联合授信试点。

经过三年的治理,金融风险都出现了收敛趋势。但是,防范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题,没有松懈可言。在6月10日于上海举行的第十三届陆家嘴论坛上,郭树清指出了目前当局的监管重点工作:一是积极应对不良资产反弹;二是严密防范影子银行死灰复燃;三是坚决整治各类非法公开发行证券行为;四是切实防范金融衍生品投资风险;五是时刻警惕各种变换花样的“庞氏骗局”。

做好2017年以来的金融监管治理工作,郭树清也得益于早些年丰富的一线工作经历。

时间回到2005年3月,中国建设银行原董事长张恩照因受贿案落马,当时正是建行股改引资的关键时刻,张恩照的受贿案以及当时洽谈中的潜在境外战略投资者花旗银行的临阵变卦,令建行前景堪忧。49岁的郭树清临危受命“空降”建行,担任党委书记、董事长。

到了建行,郭树清迅速推动境外战略投资者的引进,果断地终止了与花旗的谈判,并主导引入拥有全美最大零售网络的美国银行作为建行的境外战略投资者,与人称“新华尔街之王”的美国银行行长肯尼斯•刘易斯的谈判过招,同样艰难。但最终,在郭树清的“操盘”之下,克服难关,在2005年10月27日,建行成功登陆香港联交所,成为当时四大行率先登陆境外资本市场的国有商业银行。双方的合作开创了中资行与外资行合作的先河,战略合作的表现也被视为中国银行业与境外战略投资者合作的典范。2007年,郭树清又带着已然脱胎换骨的建行回归A股。与此同时,郭树清还积极推进过全员持股的股权激励方案。

对此,时任建设银行独立董事的景学成曾评价说,“建设银行在引入战略投资者上是几大银行里做得最好的”。

“郭董(指郭树清)的风格,稳健、不盲目。”2011年10月26日,就在郭树清离任建行之际,建行某北方省级分行一位负责人向环球企业家记者坦言,在某北方省份交通厅贷款市场份额中,过去两年建行已落居末位,截至2011年上半年末,该省交通厅1400多亿贷款中,建行只有40亿左右,竞争对手工行、农行、中行份额都在300-400亿上下。“一开始主管领导对我意见也不小,但我们还是坚持住了。” 市场份额的丢失,对基层行的考验很大,“哪怕放弃点市场份额,也要控制好风险”。郭树清稳健的风格,可见一斑。

如何化解企业债务,郭树清也有一手。在担任山东省长时,郭树清以肥矿集团为例,介绍债委会在解决“僵尸企业”时的意义,他说“像我在山东工作的时候,有个肥矿集团进行结构调整、债务重组,债委会就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先后谈判了40多次,最后达成了一个各方都比较满意的结果,使债务得到了重组。”

当下,最为关注的工作之一,在郭树清这,是中国资本市场的改革与发展。

在2022年6月10日的陆家嘴论坛的演讲中,郭树清指出:“现阶段最突出的一项任务就是进一步加大直接融资比重。在去年新增社会融资规模中,债券和股票融资占比已经达到37%左右,还可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特别是债券市场还有很大潜力。妨碍其健康成长的一个主要短板是,债券市场法制还不够健全。迫切需要让各级政府、企业、中介机构和投资者都认识到逃废债不仅是不道德的行为,而且是违法违规甚至是犯罪的行为。根本性举措是加快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改革,真正加强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确保发行方、中介机构、投资者严格依法履行各自义务,承担各自责任。”

“小偷从菜市场偷一棵白菜,人们都会义愤填膺,但是若有人把手伸进成千万股民的钱包,却常常不会引起人们的重视。这就是内幕交易的实质,也是防范和打击这种犯罪活动的困难之所在。”在第九届中小企业融资论坛上,郭树清曾这样说道。

中国金融机构数量多,资产规模惊人,但是中国的金融体系是典型的银行主导,间接融资大于直接融资,直接融资的资本市场不够发达,这严重制约了金融市场的发展,乃至社会创新。无论是加大直接融资比重,还是加快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改革,可以说,是进一步发展中国资本市场的题中应有之义。

实际上,郭树清在2011年10月出任证监会主席后不久,郭树清就直言“证监会必须要当好投资者合法权益的守护人”,并立马成立投资者保护局,意在重新定位股市功能,将圈钱市改良为投资市。

而新股发行的核准制所带来的弊端却有目共睹,一方面,核准制抑制了新股的市场供给,上市资源由此变得极度短缺,一些企业为谋取上市,不惜编造财务报表和粉饰公司业绩,同时券商、律师等中介力量参与做假,PE(私募股权投资)腐败大量流行;另一方面,由于核准制造成了实际流通股远小于总股本,筹码的稀缺最终必然推高股价,因此,核准制被诟病为造成新股发行“三高”(高价发行、高市盈率发行、高超募额发行)的真正“元凶”。

2018年11月5日,最高领导人宣布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2020年4月27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总体实施方案》,将在创业板试点注册制。2020年10月9日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意见》提出将“全面推行、分步实施证券发行注册制,支持优质企业上市”。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3月,共有275家企业在注册制板块上市,融资3395亿元,占全部新上市企业融资额的62%,推动要素资源向科技创新领域集聚的作用明显。

结语

三年的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战绩显著,但在后新冠疫情时代,如何妥善处理全球央行敞开银根和各国政府加大财政刺激力度后所带来的后遗症问题,又成为各国新的金融挑战,当然也包括中国。

郭在6月10日的陆家嘴论坛上说:“防范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题。我们必须居安思危,一刻也不能松懈。”此情此景,绝非套话。如果从1984年他写《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探索》算起,那是37年的改革人生了。

一位曾在建行工作的人士曾笑言,“郭董好酒,作为内蒙古人一次能干掉2斤白酒。” 作为改革者的郭树清,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

以前有记者问郭树清喜欢什么运动,就在记者提出高尔夫、网球以求证时,郭树清冒出一句:“我在家洗碗,”然后接着说:“我觉得洗碗是很好的饭后运动,还省水省电。只要我在家吃晚饭,就会去洗碗。”

“防范金融风险,必须居安思危,一刻也不能松懈”,做到做好这一点,背后是不知道郭树清有多少时间,能准时在家吃晚饭,然后洗碗。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新三板报法律顾问

李明燕
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李明燕律师,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执业律师,注册会计师,执业18年,并兼任中央财经大学金融专业硕士生导师,著有《企业大合规》一书。李明燕律师曾供职金融机构多年,精通金融市场领域业务,成功代理多起证券索赔案件。
邮箱:limingyan@globe-law.com
电话:+86 18610810467

李元
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李元律师,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美国天普大学,获得L.L.M学位。李元律师曾就职于全国先进法院,并曾在北京市高院任职,专注刑事审判、辩护领域15年。李元律师在刑民交叉,尤其是金融犯罪、犯罪索赔领域经验丰富。
邮箱:liyuan@globe-law.com
电话:+86 13917539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