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沐研究会员

开心麻花二股东欲退出:坎坷资本路

10月18日晚,在位于北京市西城区西四羊肉胡同30号的地质礼堂,开心麻花(835099.OC)2019年贺岁舞台剧《窗前不止明月光》进行首演。不同于国庆档电影《李茶的姑妈》遭遇票房和口碑的冷淡,这部话剧首演场,上下两层的剧场爆满,现场笑声不断。

早年间以话剧起家的开心麻花依然在话剧上吸引着粉丝,有粉丝专程从唐山赶到北京来观看,每年开心麻花的新话剧他们都不会错过。
从演出和衍生业务,到影视及相关业务,开心麻花将在剧场经过验证的成熟的、高质量的话剧经原剧导演和编剧的改编搬上大银幕,收获电影高票房的同时,其一众签约艺人沈腾、马丽等也逐渐走入大众视野,开心麻花营收和净利润大幅增长,证明着其“戏剧+电影+艺人经纪”的独特商业模式的成功。
但今年国庆档观众备受期待的电影《李茶的姑妈》口碑滑落,目前豆瓣评分5.1分,猫眼专业版显示票房为5.88亿元,低于开心麻花此前电影《夏洛特烦恼》14亿元、《羞羞的铁拳》22亿元的票房。在票房遇冷后,开心麻花10月11日又迎来二股东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的清盘。开心麻花模式存在哪些隐忧?在二股东离场后的开心麻花将何去何从?
拓展电影业务
杨灿(化名)和朋友陈晓(化名)在开心麻花还未被大众熟悉的2013年,就开始看开心麻花的话剧,2015年开始开心麻花的电影上映后也会去观看。
杨灿更喜欢开心麻花的话剧,每一部上映的开心麻花电影实际上她都已看过原版的话剧。她喜欢话剧带来的现场感,认为电影本身就是一种完成品,话剧比较有张力。杨灿因为最初看了开心麻花的话剧才去看同版本的电影,而有些粉丝则与她相反,看完电影后才知道开心麻花的话剧。
2003年,田有良、遇凯、张晨三人在北京成立了开心麻花的前身北京自由元素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他们集合了主要以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生为主的一批“80后”团队,在北三环附近的一个小剧场开始喜剧创作。
这一年起,开心麻花开始制作、发行舞台剧,随着团队的扩大和品牌的打造,每年一到两部的节奏,在10余年间开心麻花总共产出30余部作品,从北京到上海、深圳、广州、海口等40多个城市,超过2000场大剧场演出。其中四部原创话剧拍成了电影。
且从2010年开始,开心麻花以北京为总部,陆续在华南、华东、东北、西南等地区的中心城市设立子公司,进行区域化管理,复制总部模式,开心麻花试图将这些公司从能提供地接、营销服务的演出商培养成能演出原创喜剧作品的公司。
显然,开心麻花的野心不止于话剧。从2015年的《夏洛特烦恼》到2016年的《驴得水》、2017年的《羞羞的铁拳》,再到2018年的《李茶的姑妈》,开心麻花将演出过上千场、有质量保障的话剧改编为电影,并由话剧的原班人马担纲主创。每一部电影有着开心麻花的鲜明烙印,开心麻花逐渐成为观众期待的喜剧品牌。
而今年暑期档的《西红柿首富》虽然由沈腾主演,且充满开心麻花的特色,但不是开心麻花自己的电影,开心麻花是出品方之一。该片的主出品方为西红柿影视,西红柿影视由开心麻花核心团队的知名导演闫非、彭大魔(彭安宇)成立。二人为了有更大的自主空间,成立了新公司。这家公司闫非和彭大魔各持股30%,开心麻花持股20%。
其在2017年6月递交的招股书上显示,公司在喜剧垂直领域为突破规模限制,放大商业价值,顺应行业发展,实现较大规模变现,对话剧进行了影视化改编,成功推出了开心麻花第一部电影《夏洛特烦恼》。报告期内,电影《夏洛特烦恼》收入为话剧《夏洛特烦恼》演出总收入的2倍以上。据悉,该片最终票房超过14.4亿元。
话剧和电影之外,开心麻花还在拓展其艺人经纪业务。目前,其在全国范围建立了19个剧组,签约艺人超过200人。开心麻花试图构建从大学生新人到功勋演员的人才梯队。
目前开心麻花定位于喜剧公司,致力于喜剧作品的创作与运营、喜剧人才的汇集和培养。主营业务包括演出及衍生业务、影视及衍生业务和艺人经纪业务。 近年来,开心麻花还在往音乐剧、网络剧等板块拓展,欲打造一个全方位的娱乐体系。
《中国经营报》记者查阅其2017年年报发现,演出及衍生、影视及衍生、艺人经纪收入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38.95%、49.74%、11.31%。而在2016年演出及衍生业务占比还在90.21%,影视及衍生业务为9.79%。2017年,由于电影《羞羞的铁拳》取得22亿元的票房,导致开心麻花电影业务收入大幅增长。
影视投资人曹海涛对本报记者说道,纯粹的话剧公司的估值并不高,而开心麻花在推出《夏洛特烦恼》电影之后,逐渐将自己打造成了一个IP的运营公司,这个属性决定了其估值的发展。开心麻花在今年1月29日发布公告,拟以每股106元的高价发行284万股,预计募集金额不超过3亿元。此次定增完成之后,公司股本增至4736.3万股,若按照每股106元的价格计算,估值超过50亿元。三年之间,其估值便从3亿元涨到了50亿元。
但一位影视行业从业者对记者说道,开心麻花电影收入波动性较大,不能保证未来的确定性。
记者查阅其招股书和2017年年报发现,2014年到2017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5亿元、3.83亿元、2.92亿元和8.22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3916万元、1.3亿元、7187万元和3.89亿元。2017年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增长181.6%和441.81%。招股书显示,2015年度,公司新增影视业务收入,首部电影《夏洛特烦恼》取得14.4亿元票房,影视及衍生业务收入较2014年大幅增加,整体主营业务收入大幅增长了154.8%。但2016年电影《驴得水》取得约1.7亿元票房,影视及衍生业务收入较2015年度减少,整体主营业务收入较2015年减少了23.81%。报告期内,公司影视及衍生业务收入波动大。
其招股书中也提及,虽然报告期内公司演出及衍生业务收入持续增加,但电影业务因其行业特点,电影票房收入具有较强的波动性,报告期内公司业绩存在波动。如果公司未来演出业务规模无法保持,或受电影业务及未来公司发展在喜剧垂直领域可能进一步延伸的影响,公司存在业绩波动的风险。
二股东离场
10月11日,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的信息显示,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拟转让其拥有的北京开心麻花娱乐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11.33%的股权,转让底价6.12亿元。
早在2013年,国家级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投资2400万元,获得开心麻花15%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2015年12月29日,开心麻花在新三板挂牌。
2017年6月16日,开心麻花向证监会提交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在宣布拟IPO两个月后,开心麻花中止了IPO申请,原因是:“审查期间,为开心麻花出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相关法律文件签字律师之一,因个人发展需要从原律师事务所离职。”随后的2017年10月,开心麻花恢复了IPO审查。到今年3月,恢复IPO审查不足半年的开心麻花再度撤回IPO申请,理由是股权结构调整。
对此,《财经》在今年8月的一篇报道中曾引用一位接近开心麻花的人士的话,称开心麻花在终止A股IPO后,最新的计划是赴港股上市。记者就此向开心麻花方面进行求证,截至发稿其未作回复。但上述影视行业从业者告诉记者,以目前全球的经济形势来看,在港股或者美股上市估值可能都不会太理想。
在曹海涛看来,最早开心麻花挂牌新三板,但是后来发现新三板的意义不大,并未实现转板或者实现流动性的交易,因此很多企业逐渐摘牌。申请IPO的过程中逐渐发现,文化创意产业现在有很多不确定性,由于监管部门停止了对影视、游戏等行业的跨界并购等原因,因此有部分民营文化企业考虑在海外上市。
同时,曹海涛认为,开心麻花从话剧逐渐往影视业务发展,影视项目有很大的不确定性,造成其业绩的不稳定。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的信息,标的企业其他股东将放弃优先受让权,企业管理层将参与该项目的受让,且公司董事长张晨、公司董事、总经理刘洪涛、公司董事遇凯三人都拟受让11.33%的股权比例。
对此,长城证券股份优先公司收购兼并部总经理尹中余告诉本报记者,国有股权转让时按法律规定要在北交所进行挂牌,而在这则转让公告中,开心麻花其他股东放弃了优先受让权,他认为可能是其他股东资金不够,没有实力进行受让,或者是认为价格太高。而管理层参与了受让,则很大概率最后管理层要接受这部分股权,因为管理层接手之后对于其他股东来说是好事。
当然,尹中余也认为不排除第三方参与竞价的可能。值得注意的是,受让方要满足5个资格条件,其中之一是意向受让方应具备舞台剧及电影行业经验或出品过话剧及电影。
在开心麻花IPO受阻、票房遇冷的当下,其二股东选择退出,此举让外界猜测背后的原因。记者就此致电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总裁陈杭,其表示不接受该问题的采访。开心麻花方面也未进行回复。
曹海涛对本报记者透露,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从2012年就开始与开心麻花接触,2013年进入,到如今四五年过去,他认为这些基金在进入时都会与企业达成一些协议条款,包括回购等。此外,基金本身就有些限制,有一定的投资管理期和退出期。
上述影视行业从业者告诉记者,目前来看,开心麻花并未给其签约的一线艺人进行股权激励,会有一定的人才流失的风险。
而以今年国庆档的《李茶的姑妈》票房来看,难以复制去年国庆档的《羞羞的铁拳》的成功。这次电影《李茶的姑妈》导演是32岁的新人导演吴昱翰,在演员的选择上,主演不是已经火起来的沈腾、马丽,而是开心麻花新人演员黄才伦。开心麻花在大胆启用新人的同时,也承担着票房下滑的一定风险。
开心麻花在其2018年半年报中表示,公司已培养并形成了较大规模的专业人才团队,但仍可能面临人才流失,特别是明星艺人流失,以及发展过程中人才短缺或人才梯队不健全的风险,从而对公司持续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而有粉丝告诉记者,从2017年的话剧《莎士比亚别生气》开始就是开心麻花的转折点,后续作品制作并不如前作精良。甚至该粉丝直言,在做了电影业务之后,开心麻花在话剧上就没有那么用心了,且新的演员相对马丽、沈腾等明星演员还欠些力道。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

来源:中国经营网 作者:马秀岚,张靖超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

新三板报法律顾问

李明燕
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李明燕律师,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执业律师,注册会计师,执业18年,并兼任中央财经大学金融专业硕士生导师,著有《企业大合规》一书。李明燕律师曾供职金融机构多年,精通金融市场领域业务,成功代理多起证券索赔案件。
邮箱:limingyan@globe-law.com
电话:+86 18610810467

李元
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李元律师,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美国天普大学,获得L.L.M学位。李元律师曾就职于全国先进法院,并曾在北京市高院任职,专注刑事审判、辩护领域15年。李元律师在刑民交叉,尤其是金融犯罪、犯罪索赔领域经验丰富。
邮箱:liyuan@globe-law.com
电话:+86 13917539507